酝酿

胜败在未开始之前,既已分定,你又何必孜孜不倦呢。

因为有选择,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投机赌博;因为有选择,我们在很多选择中交换身份,以至于碌碌无为。

因为有选择,我们忽略了努力的因素,因为有选择,我们变得难以坚持。

甚至,我们会在一次赌赢的比赛中欢呼高叫,以为这结局,我们理所应当。其实,这种成功和失败等同,犹如硬币的两面。

选择给了我们如何更好利用自己时间的一次次机会,但人生短暂,大部分人,在选择中迷茫,最后走向平庸。

人类的选择来自于资源过剩。人类社会是唯一一个可以充分选择的集体。自然界从没有这样的机会。

种子除了从土里出芽长大,别无任何选择;猎豹除了保持自己的速度以获取事物,它别无任何选择;候鸟除了每年飞过半个地球以获得生存,它别无任何选择。但人类的选择要多的多。

自然界没有选择的原因是,生物的可塑性差,以及资源的匮乏。

而人类打破了这两条限制。诸如工作,你不喜欢当个程序员,那你完全可以选择当建筑师。一个是社会提供了这样的条件,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具有极大的可塑性。

这样进化的原因是,社会是一个复杂的单位,但其中的生物只有人类一种,人类需要履行社会中的各种职能,社会才得以延续和发展。于是,我们被社会引导着,我们的择业标准一般是,哪个行业热门,我就选择哪个。

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办法,因为人有被塑造成任何角色的能力。但选择同样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情绪。

理性的人看待人生选择,以有利于自己的实际发展为原则,如林徽因。

感性的人看待人生选择,以自己的喜好为原则,如徐志摩。

举这个例子可能不恰当,但林徽因的选择对其人生的影响可见有多大。赵老师说,林徽因不爱人,她只爱自己。其实,是她理性选择的结果。

所以,现实世界中的很多事情,在未发生之前,已经有了定数,原因在于我们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任何一件事情上坚持。那样的失败,不叫失败,而应该叫赌博赌输了。

凡是所谓成功了的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他们以年为单位的坚持,甚至是以人生为单位。而我们只不过是临时组了个局而已。

冯仑在《野蛮生长》写到,伟大就像小鸡炖蘑菇,留到最后的都是精华。就是这个道理。不要把人生压在一次考试,一次选择上,你只是需要寻找一个安乐窝而已。要充满热情的生活,要经历真正的失败和真正的成功。不要给自己过多选择的机会。

笨一点,专注一点,时间久了,你的种子自然就出土发芽了。

 

 

 

2017专业学习计划

1、编译原理:龙书

2、操作系统:xv6

3、C,C++

立冬

矫情的人,不论什么日子,都会惹起相思。比如,立冬。

我来吕梁学院报道的日子是2014年11月8日,细细算来已经有两年的日子。入校时,有父亲的车接车送。

我想去北京。父亲说,嘿,想不到当个老师,挺好。

于是每天上课,下课,学习,吃饭,教书,育人。我们家祖上也没有出过一个老师,所以,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窃喜。

北京的生活朝九晚五,需要从四环坐一个小时去五环上班,咖啡美女,动不动就几百万的广告费,随时能查看CEO们的邮件,好像自己的世界和成功沾边,但细想想,我只是北京五环一小码农而已。不会用咖啡机,美女坐上豪车上了五环消失在眼帘,而我只能匆匆赶地铁和通勤。

但,翻开凤凰网的首页,能看见你潇潇洒洒写地注释,我以前会拿这个去说事和炫耀,我总是喜欢找到自己的价值,所以,时刻缺乏着一种安全感。

回来学校,不适应,慢慢地,找到了差距和弥补的办法。教育是一件慎重的事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话会被怎么理解,怎么消化,最后怎么影响自己的学生。但,你又不得不说话,所以,你要慎重,尤其是中国的教育。

我不敢妄言教育的宗旨,因为最后每个人都需要通过自我教育来完善自己。

王小波当老师的时候,会不会站在教室的讲台上指点江山,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突然灵感一来,不顾课堂,弯腰写下自己想到的几个好句子。后来,再看刘心武的《班主任》,想着自己永远也不会和班主任这三个字搭钩,但自己却实实在在地当上了班主任。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去自己学生的宿舍转转,心情便大好。我不抱期望,但我很在意他们,因为我一直在欣赏他们,他们有他们的天地,他们有他们的世界,我不敢融入,因为那火太烈。

两年后的变化甚微,立冬的时候还会想人。去乌镇的事情叫了一年也没有实现,书越读越多,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长进。

今天晚上从自习室出来的时候,想起了一个句子,等回来宿舍的时候,又不小心给忘记了。

我已经习惯自习室的生活,想到两个月后将要从那里搬走,我的心里已经开始有些不舍了。

第一次进入学校的时候,阳光很好,我穿着父亲的西装,平生再一次感觉到我属于的方向。

 

计算机学科

请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对抗和妥协

有时候对自己不满,有时候对抗自己,但更多的时候是妥协。而妥协并不是接受。

分分合合的人里,我最差劲。感谢那些因我的绝情而走远,却能在我呼喊时回头的人。

讲数据结构的时候,阳光正好,我微微出汗,讲台上躺着几根我写完的粉笔头,我普通话不好,但说话大声,喜欢断字。有听的人,也有不听的人,但他们都坐在那里,我的声音不知道会产生何种的效果。

擦黑板的时候,粉尘飞舞,粘了一身,我想起了张宇说“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话,那话很重,也许这是我在张宇老师身上学到最有用的一点吧。

去上课的时候走在学生中间,他们都有固定的目的地,有教室和座位,有书本和笔记,有进度和安排,一切看似井然有序,而我在这样年轻的生命中间走多了,便觉自惭形秽,也能感受到美好和力量。只是有时候,这力量就随着时间慢慢减退而失去发挥的机会。

集体中生活,时间就是这样一天天消逝的,像是一部机器,而个体总是被淹没。那美好和力量将随着时间无知地消逝,不说可惜的话,只是觉得生命中少了一部分,更可怕的是,我们从没有意识到这样的缺失。

集体很难诞生伟大的案例。因为集体是对一个人生命无情的损耗,也是一个人最可靠的依赖,真正独立的人,必须离开集体,而不在对比中寻找平衡和自我安慰,时刻拷问自己,我到底是谁。

老牛

那是一个很小的村庄,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面的世界。小路的两旁种着几棵参天的桃树,满地的花花草草,母亲曾一次次踏着这花花草草去地里干活。母亲属牛,外面的世界母亲从不过问,只是会在干活的间隙抬头看看天空飞过的云朵或者飞禽;有时候,母亲会从地里摘回来几株盛开的野花,别在前院牛棚的柱子上。

村子里的住户渐渐变少,很多青年夫妻都到城里去打工,但母亲和父亲走不了,他们不老。但他们已经不很年轻,让母亲去坐公交,我想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母亲从不会想着出去。即使能出去,母亲也走不脱。

母亲有一个大家庭要养,母亲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我远在他乡,但我无数次在梦中醒来,无数次泪眼婆娑地看见母亲拉着那头缺了一只耳朵的老牛走在满世界花花草草的路上。我不敢,也不愿意去直视母亲的眼眸,但母亲的眼眸清澈,像是一汪永远也无法干枯的清泉。母亲体型庞大,生命力旺盛,像是一棵在风雨中铮铮的铁树。

母亲也是脆弱的。小时候,我无数次被母亲的哭声惊醒,那时候,我每天跟着母亲下地里干活,母亲拿着农具,我牵着那头牛。母亲走在前面,留给我的永远是背影。那时候,我就想逃离那里,逃离那个让我恨透了的地方。

可是,有一天,我离开了那里,我才发现母亲让我和那片土地产生了不可割舍的关系。现如今,母亲仍然重复出现在那条小路上,而那个场景也像一个电影画面一样,一次次出现在我的梦里。

黄河水年复一年的流向不可见的地方,虽然,我不知道它流向哪里,但我知道它最终能够获得自由,归于大海。而我每天望着浩浩荡荡的黄河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时候的我,向往外面的世界,我告诉自己,我不会像母亲一样,拉着牛,背朝黄土一辈子,我不会长久的待在这里,我排斥一切家里的安排,我从不发言,只是和老牛为伴。

回忆是一件极其痛苦和耗神的事情,但当往事如潮水般涌来的时候,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思念我的母亲,母亲承受过世界上最大的苦难,而我对此却一无所知。母亲每天都会诵读《玫瑰经》,以想念她那早早离她而去的大儿子。白云山上的香火不断,人来人往,但母亲再也不想去那里了,因为那里有母亲永远的痛。

母亲砍去老牛左耳的时候,我也在,但那时候,我还小,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外面的世界变化如此之快。我想,母亲还是不要出来的好。而我也意识到,不论我走到哪里,我都属于那片长满花花草草的土地。

婚礼现场

小路吃坏了肚子,在卫生间。我拿着包,拿着给狗狗准备的红烧肘子,站在卫生间的门口。镜子里的我西装笔挺,脸颊白嫩,至少我觉得比我想象中的自己要好。

木心说,爱情是一小种可能。婚礼的现场有匆匆赶来的,有落泪的,有举杯的,有些亢奋,而会让人觉得偏离了正常的生活轨道。天气很好,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

街上车来车往,我们寻找着花店。过马路的时候斑马线清晰可见,公交上坐着去下一站匆匆上班的乘客,我们既是配角,又像是为戏相遇的主角。婚礼的现场有很多不认识的人,这一点让我更加觉得一切事情的不合理性。

我会祝福。因为美好愿景是任何一个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冯仑说,传奇之后是平淡,蜜月之后是日子。或多或少,我们的一部分活在了别人的眼里。最后小路走的时候,站在巷子的门口,离我有200米远,然后转身消失。外面的街道熙熙攘攘,好像是另一个世界,我不敢相信,也不敢去确认,上楼的时候滑了一跤。等到我回家的时候,下午天气正热,我一个人穿着西装,一个人等着红绿灯,一个人穿行在陌生的街道上。我觉得自己走失了。

回家的路上漆黑一片,高速公路的任何一种状态都有匆匆赶路的人,等到看见学校学生宿舍的灯火时,我心里莫名的高兴。晚上的操场很冷,开着两盏白色日光灯,夜色浓重,你我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趁着暗夜苟合。

有些人活着活着,在我心里成了标杆。我特别不愿意相信,门口立着的那条拐杖是她的,她像很多年前一样,用宽大绵软的身体抱我揽入怀中,每每此,我都有一种幸福感,我竟然能得到这样的拥抱。于是,我会半跪在她的面前,她面色红润,像一尊佛,我们手握着手,她问我生活的点点滴滴。时间让每个人变老,但我希望她会成为一个例外。有时候,我只会远远看着,远远地惦记和牵挂。

婚礼的现场最亢奋的是主持人。拿着话筒,说着鲜花一样的话。匆匆赶来,就为了说几句世俗的话,精装打扮,逃不过日子的洗礼。

我从未这样轻易对待和表露过自己的内心,我从未这样体验和品味过一起过斑马线的味道。婚礼的现场,有很多人,我拿起话筒的手有些抖,伴着晃眼的灯光,我斩钉截铁。时间在向前行,你又去哪里寻找可能。

 

王小波的性与爱

读他的书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也给很多人安利过《黄金时代》。逢人就说,其实是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很多作家的作品中或多或少都会夹杂着苦难,但王小波从不谈苦难。王小波认为生活可以是苦难的,但对自己必须有有趣的,而一个有趣的人肯定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

他和中国的主流文化不和,因为他从不宣扬苦难,而是善于避开苦难谈有趣。有趣也许是他的主题,也是他自己的生活信念。他的灵魂干净,他的爱情唯美。

也许《黄金时代》的文本结构确实有点拖沓,但是,唯有他可以写出这样的小说。

有人说王小波写的是黄书,但我觉得他是最干净的一个人,他在用最单纯的角度去写性。他写出来的性有爱怜,有张力,有天地。

王小波最出名并不是小说,而是断句。他的爱情断句在人们口中广为流传,这样的情话,也只有他能写出来。

 

王小波的性与爱

读他的书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也给很多人安利过这本书。逢人就说,其实是为了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黄金时代》的时代背景本身就是文革,根本算不得黄金时代。但对于王小波来说,21岁,也许就是他个人的黄金时代。他无法逆转时代,他无法改变社会的命运,但强者总是不服气。王小波写这样的小说,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的不服气,这本书一点也不幽默,但充满了趣味。他希望在这样灰暗的历史背景下,自己的人生可以真正的大放异彩。

王小波甚至是苦闷的。因为他的小说结构总是在反反复复的迭代和补救,不过是用不同的画面来渲染同一个感情色彩。直到最后和陈清扬见面,才直到,老之将至,黄金时代戛然而止。

 

洪水

欲望的洪水淹没了鲜红的肉体,洪亮的歌声打破拂晓的安静,是谁在挣扎,是谁在不服。是谁在偷窥,又是谁在告诉我无人所知的秘密。

正直壮年的鲜花,却拥有了大树的情怀,是好是坏,还是一种罪过。

黑暗中的精灵在蠢蠢欲动,月亮被安排在了乌云的背后,我曾用孩子的笔体写下这难忘的未来。新上的琴弦已然弹断,我仿佛听见了世人的召唤,她是谁?曾与我进行了怎样的对话,这都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忘。如果这就是一个人的必经之路,我只能违背自己的意愿,听从所谓命运的安排,走下去。

早上的晨光还隐隐约约,我站在不远的阶梯,伸手触摸,那柔光似水,为我注入生命的活力。我想抓住,光却迷了眼睛,我跌落,晨光依旧照耀着这卑鄙亦或伟大的一切,赐世人以怎样的恩赐。

海王

远航的时候以为要走很远的路,才能找到太阳神。

于是每次离开都当作最后的永别,虽然绞心,上路以后就只有日月相伴,船桅相依。送别的景象历历在目,先贤的故事记忆犹新,这历史不断更改,但除了海浪,无人知晓这每一个日日夜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向往大海,不因为它的博大,而是因为在大海飘行需要忍受无人回应的寂寞。

寂寞,从离开海岸就不属于水手。自由,在这样的大海上从来都是无稽之谈。

春花飘零,我和大海的关系因向往而了解,因了解而熟悉,正因为熟悉和距离,我每次都能顺利靠岸。

我们远没有自己想象的理智,我们远不能忍受孤单和寂寞,感情不独属于人类,却被人类滥用以致丧命。船离海岸越来越远,我不愿意回头,我固执地以为我在走向自己的应许之地,那里的世界更为美好,那里不需要太多的感情。人有多快乐就有多痛苦。

我不怕头破血流,但勇气是丧命的原因,而智慧相对保险。海浪这么大,太阳神还遥遥在望。

我不曾拼命,但也曾想过放弃。大海无情,我只能呼唤自己的所谓信仰,如果那里是终点,人能不能换来一瞬间的安静。人生漫长,谁又能被铭记,历史长河,铭记了的又有谁知。

 

清风徐来的时候

人生和打怪一样,保命,练级,再在团队的带领下成熟。这是成功之前的事情。

诸葛亮没刘备这盘棋,也不会最后写出鞠躬尽瘁的话。刘备皇室后裔的托词不论是真是假,都成全了诸葛亮的气节。没有刘备的三顾茅庐,诸葛亮估计还在种地。

智谋之人总是对事不对人,当事情办妥的时候,这样的人却成为了最没有价值的人。所以,智慧并不是守住地位的因素,甚至会带来杀身之祸。而诸葛亮深知这一点,他一直让自己处于有利的位置,然后才有了后来气节的故事。

中国文化中需要这样的人,创作者成全了诸葛亮,也成全了大众口味。

去武侯祠的时候,柏树冲天,诸葛亮的雕塑在前,刘备的墓在后,怪不得刘备死时要说那样的话。

再说清风徐来的故事。

操场的上空没有月亮,下雨过后的水印子依稀可见,大灯照射的地面反射出光晕。我喜欢微笑,喜欢善目而对的相视,就算是擦肩,也有擦肩的故事去叙说,遗憾自然有,但转身的时候,我还看得见背影。

如果心动如月,光阴如水,我愿意在抛却一切的另一个世界里与你暗合。

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雨后黏腻的空气,到处漂浮着荷尔蒙的花香,我们像是在三维空间中被时间割裂的人,我的话你永远听不到,指尖寒凉,你的脸颊,我触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