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第十四回

回目: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

木心说,曹雪芹伟大原因有二:一是细节,一是布局。细节处密不透风;布局处气势宏伟,不留余情。有眼睛,有胸怀。

曹雪芹的章法布局到这一回开始就变得慢慢模糊起来了,随着事情慢慢发生累加,人物变多,场景变多,要细心看。

修身原则:一不工作,二没人管,三一个人。—木心。

曹雪芹的祖父是曹寅,《全唐诗》编写者,可见曹家乃真正大家。

接上回秦可卿死的时候,这回是围绕殡葬之事。

前半回主要文字是说明王熙凤担任宁府管家以后采取的管理措施。井井有条,一丝不苟,喜欢逞强,但暴露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识字。虽然是脂粉堆里的英雄,但追究还是有其局限性的。王熙凤最大的局限性就是少读了几本书。

忙里偷闲,写苏州的事情,林黛玉的父亲也死了,林黛玉必在贾府长住,如宝玉愿。

可是同时死人,这里热闹非凡,苏州的林父却只给了一句话交代。读者细想黛玉将是何等的难过呢?也许这是林黛玉最苦的一段时间了,世上唯一的亲人死去,那种孤苦伶仃,我们可想而知。

再有一点,林如海也有一官半职,家产肯定不少,林黛玉家家产到底是被谁继承了呢?这一点确实是值得怀疑的。

这样想来,便容易想黛玉为什么多愁善感,而嘴却又为什么尖刻。这是黛玉的局限性。

苏州回来的昭儿除了给贾琏带过冬的衣服什么也没有带走,整个荣府给黛玉只是捎了宝玉的一句问候。黛玉凄惨。

葬礼过程中可以看出当时候的一些风俗,如凤姐哭灵等,也引出了很多参加葬礼的人,不细说。

最为重要的一个人物是北静王水溶。下半回主要内容,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秦可卿出殡的路上居然有四王,可见,这不是给贾家面子,而是给秦可卿真实身份面子。北静王借路祭之时,想要看衔玉的贾宝玉,伏后文宝玉喝北静王之事。

曹雪芹有了章法布局以后,什么样的角色就担任什么样的角色,不会偏差,也不会留情,都为大章法。

一直有一个问题,到底荣府和宁府的关系如何?是不是两者真的亲如一家呢?我觉得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但两者却又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那势败的时候又是谁牵累到谁了?王熙凤去宁府的时候,灯笼上特别注明“荣国府”三个字,秦可卿出殡的时候,说的是宁府大殡。他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身上的缺陷和局限性,但都没有致命的缺陷,那势败肯定就像燎原之势,牵一发而动全身嘚。

《红》第十三回

回目: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

这回回目上下句都有问题。

龙禁尉之职是封给贾蓉的,这里明显矛盾。而在秦可卿死后,王熙凤实则是主理宁国府。这里到底是故意写错的还是作者最后来不及校稿呢?我觉得不应该是作者故意写错的。即这是一个疏忽。

秦可卿一生开头结束都介绍的明明白白,是红楼梦中一生历程最为完整的唯一一个人。其余人的下场虽都已在判词中写出,但我们并没有看到他们的下场,原因是这是一部残稿。

而更为凑巧的是,即使秦可卿的一生如此完整,正好在关节处,作者将一部分文字删除,让我们觉得秦可卿死的不明不白。虽然此人有头有尾,但人生却有着相当的神秘色彩。

1)秦可卿是养生堂抱养的孤儿。

2)秦可卿是警幻仙境警幻仙子的妹妹兼美,小名可儿。

3)在梦中,秦可卿被许配给贾宝玉,是贾宝玉的性引导者。

4)秦可卿卧室中的陈设及其奢华,都是帝王家器具。

5)秦可卿虽然话很少,但在贾府中的评价极其高,贾母说是,重孙媳妇第一人。贾母绝对说不了假话。

5)秦可卿死的时候,去和王熙凤道别,有一段见识远见的话,不但预言了贾府的结局,更是告诉贾府的长久治理方法。这里看出,贾府必败,即使是秦可卿也是想的如何处理势败以后的局面。

6)秦可卿死后出殡的场面,不亚于皇家待遇。

脂批中还在上回中说,因为秦可卿给王熙凤托梦的缘故,不忍将真相写出,故命令曹雪芹将“遗簪”,“更衣”这些文字去掉,可见,秦可卿之死绝对另有隐情,那么,秦可卿的身份也就很值得我们怀疑了。

看了刘心武关于秦可卿的身世探索,有些道理,但只是觉得为什么这个研究出来的这么晚?研究红学的人数不胜数,竟没有人看出秦可卿的这些疑问。所以,这成了刘心武研究红学最大的成果。

且不说刘心武的观点如何。《百家讲坛》中有详细的介绍。我只想说说自己的看法。

秦可卿的出身一定不是养生堂抱养孤儿那么简单,因为读秦可卿来历介绍的那段文字和整回文字不是很密合,读起来的感觉就是作者后面加上去的。而且秦可卿的父亲秦业(情孽)出身低微,断不敢和贾家结亲,即使结亲,低微的身份在贾府中也落不下个好名声的。

秦可卿死的时候只托梦去看了看王熙凤,将贾府势败的未来说了出来,也提出了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见识之高,高于凤姐。即使凤姐治理贾府非常在行,有领导风范,管理才能,但也是一个局内人,没有高远的见识,只顾眼下利益,而秦可卿像是一个局外人,心内清清楚楚贾家落败的结局,临终托梦说的话像是一个局外人。

为什么托付给王熙凤呢?因为惺惺相惜,两人有很大的相同之处。

凤姐和秦可卿都有很好的领导才能,但凤姐心狠而秦可卿滥情。优点造就了一个人的高度,而缺点却也揭示了一个人的下场。曹雪芹的世界观绝不是好坏之分,而是每个人都有其好的地方也有其缺点,加之环境造就一个人。

秦可卿死的时候贾蓉并未多出场,倒是她的老丈人却悲痛至极,可见情谁深谁浅。后埋葬的时候使用的是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棺材,贾政觉得太奢侈了,但贾珍却执意使用了这个棺材,这里也说明了秦可卿特殊的身份地位。

回前先将林黛玉隐去,应该是怕有了冲突,这里是秦可卿的主场,调开林黛玉和贾琏是为写秦可卿和王熙凤。

秦可卿死的时候宝玉吐了一口血,后再没有提起,应该是秦可卿是身系贾府命脉的人,一旦死,贾府必败,故宝玉吐血。或者是秦可卿是贾宝玉的性启蒙者,但这个理由不太充分。

看了很多关于《红楼梦》的著作,都以解红楼天下第一著称,有些观点很新颖,但还是推敲的太过,而真正忘记了小说原来的面貌。我甚至有时候会怀疑脂批的可靠性,毕竟他也只是一个读者有经过几百年的流传,即使不是面目全非,也一定和原笔不符了。脂批可信吗?这个要留给人们去考证的。但小说毕竟是毕竟,时过境迁,谁也没有100%的把握。

然后就是文本本身,文本本身有问题吗?一定也有。这都是时间流传过程中造成的,即使是前78回,我们也很难找出曹雪芹原模原样的文字。所以,也许我们去深究某些问题就永远也得不到答案。

关于曹雪芹,我更是怀疑,翻过头来看这本书的时候,你会发现,曹不是一个圣人,也有性格缺陷,也有七情六欲。《红楼梦》并不是一本色空论的书,如果作者看开了,写的就应该是经书了,也不会这么短命。

那么,到底我们看到了《红楼梦》的几分原貌,我想这个问题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我认为,我看到的都是原貌就OK了。说到最后也只是大量的考证靠近某个结论,到底结论是不是事实,我们不去较真,所以,考证思考是可以的,过了线就有点可笑了。

《红楼梦》写了什么?写了作者的不甘心,写了作者的良苦用心,读书的时候能从书中感受到真性情,说明书才是成功的。

 

《红》第十二回

回目:

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

————————————————————————————-

绕开秦可卿,写王熙凤,故事开始冗杂,结构开始繁复,但进展即在眼前。

此回王熙凤正文。贾天祥即贾瑞,对王熙凤动了淫心,后得病死,王熙凤没有亲手杀了他,他却是由王熙凤而死。

贾瑞也许是个典型,读书人的典型,淫荡,有些猥琐。但是站在贾瑞的角度看,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桩单相思罢了。怪还是怪自己经历的太少。

大体贾瑞经历了四个阶段而一病不起。

园子中相见是九月半,这回中相见却是在十一月三十立冬之日,说明贾瑞死性不改。

王熙凤骗贾瑞在穿堂相会,却冻了贾瑞一夜,后回家被贾代儒打了三四十板子。此是身体肉皮之罪。

不改,王熙凤又骗至黑屋中,命贾蓉和贾蔷惩治,借机敲诈贾瑞写了借银子的文契。此是精神之惊吓。

最后,被两人哄骗,受浇粪之辱。此是侮辱。

不得王熙凤便手淫。身体受到伤害。

贾瑞必病倒。然需要人参治疗,王熙凤不给于帮助,病不能解,只能死。

此时有道士送风月宝鉴,用以治疗,然贾瑞不听,终不免一死。已经逼到绝路,自己也不回头,只能是自寻死路罢了。

此一回是贾瑞幻情。

可怜贾瑞,虽喜欢凤姐,然人之常情,虽凤姐厌恶,也不至于死的。

道士送镜是替凤姐救贾瑞之命。命不救,凤姐不得好果。

戚序最后有批语:

相乃可思,不能相而独欲思,岂逃倾颓?

回末,林如海得病,将林黛玉调来,为下回写秦可卿之死。

 

 

《红》第十一回

回目: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寿辰乃是贾敬的寿辰,宁府文字辈,因为一味在道观炼丹,家里事情从来不管不问,所以掌家的是他的儿子贾珍。

家宴地点在宁府,所以荣国府的人都要来的。这里实是写宁府状况。

除了一人没有来,便是贾母,想来其实很是正常。

尤氏和王夫人讨论秦可卿的病情,我们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尤氏说,秦可卿是中秋之后及八月二十开始得病的。而现在的时间节点是九月半。张士友的看病时间是昨日,张士友说这一冬是不相干的。如果从九月推算,时间其实还是很长的。

邢夫人问,“不是有喜吧?”

尤氏说,并不是,而是一个很大的症候。反复说明并不是喜。

从寿辰看出,因为贾敬不在,而贾珍对宁府又疏于管理,所以,宁府真正是一个物质至上的世界(荣府是一个情欲至上的世界),正应了造型开端实在宁。

王熙凤看完秦可卿在园子里碰上贾瑞,伏下贾瑞的结局。后时间到了冬至那一日,贾母命王熙凤初二去看秦可卿。王熙凤依言,秦可卿病情不得好转,和尤氏商量预备接下来的东西事宜。然而尤氏却说,却找不到一块合适的木头。

点出木头,说明秦可卿非同一般的身份。可见秦可卿并熬不过今冬。

=================================================================

会芳园景致描写:

黄花满地,白柳横坡。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石中清流滴滴,篱落飘香;树头红叶翩翩,疏林如画。西风乍紧,犹听莺啼;暖日常暄,又添蛩语。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近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笙簧盈座,别有幽情;罗绮穿林,倍添韵致。

=================================================================

“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是何年

《红楼梦》第十一回明确写到了一个特征历日,当年冬底,秦可卿已经病入膏肓,“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到交节的那几日,贾母、王夫人、凤姐儿日日差人去看秦氏”。

第查《石头记》流传同期史上合符“十一月三十冬至”记载者,自嘉庆十八年癸酉(1813年)上溯为崇祯十五年壬午(1642),再上为崇祯四年辛未(1631),更上则为万历二十一年癸巳(1593)。巧是崇祯十七年恰是壬午年“十一月三十冬至”后的第三个年头,显然作者是借可卿之死叙述崇祯殉国惨况。

颜采翔著《红楼醒梦》认为“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指的是1642年,秦可卿之死是隐射死于1643年的皇太极。第七章《入关前夕》之第三节写道:

凤姐戏贾瑞这年的冬至,书中明确说是十一月三十日,而洪承畴战败降清的一六四二年,却又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而且还是自一六三六至一七七一年止的,唯一的一个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此一冬至不仅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时间坐标,而且还是研究此书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出发点。

《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已经做出了全面细致的回答——在现存120回小说《红楼梦》情节之下,隐藏并暗示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按照《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的推定,“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在丁酉年(1717年)。

这一年的冬至是哪一天呢?查《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十一月二十日(阳历12月22日星期三)冬至。《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详细讨论过,小说作者曹頫有改动数字笔画以隐瞒真实时间的“作弊”手法,因此可以推断:“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正是隐射丁酉年(1717年)。

《红》第十回

续上回闹学堂,回目:

金寡妇贪力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

闹学堂后,金荣回家将学堂之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又告诉金荣的姑姑璜大奶奶。璜大奶奶气不过,去东府(宁府)找珍大奶奶(尤氏)理论。自然引出了宁府中目前的状况。

秦可卿正在病中,又听尤氏说,是因为听说秦钟学里闹事的缘由。这样秦可卿的病更加重了,听了尤氏的牢骚,璜大奶奶自然也不敢说什么了。

很多人都给秦可卿看过病,但是一直不见好,后来经冯紫英介绍,让张士友看了一下,张士友开出了一张方子,该方子叫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在网上查找了关于方子的说明,该方子相当对症,表明了曹公当时发达的医学水平。

既然方子如此对症,相当合理,也许该方子中并没有所谓的黑话,那作者为什么要将这个方子完整的写出来呢?

我想,在说明医学发达的同时,也为了说明,秦可卿的病其实是可以治好的。既然可以治好,秦可卿的死就不能属于正常死亡了。

从张士友看病过程,我们可以看出张的医术确实很是高明,而且药方也很对症,曹怕别人怀疑是不是后面秦可卿的死是由于张士友的这次见面引起的,所以,把方子也写了出来。

那秦可卿为什么会死呢?从秦可卿的判词中我们可以看出,明显秦可卿是上吊自杀的。

贾府中的外人对秦可卿是什么评价?所有的评价全部都是夸赞的。会芳园游玩的时候,贾母就最先表示过,秦可卿是重孙中第一儿媳妇。可见,秦可卿在贾府的名声。

引起秦可卿病重的原因有两件事情,一件是焦大醉骂,“扒灰的扒灰”,另一件事情便是,秦钟闹学堂。可见,秦可卿对名声的看重。如果焦大所言不假,那么秦可卿的死只能是因为丑事被暴露,自己为名声所累,无颜继续活下去,而选择了上吊自杀。

那张士友看病的过程就不难理解,只不过是为了告诉读者,秦可卿不是病死的。

最后曹公交代,秦可卿的病这一冬是不相干的,过了春分就可望痊愈了。便又把这件事情放下了。

下回转到王熙凤和贾瑞身上,两回都是写贾瑞从喜欢王熙凤到被王熙凤设局,最后精尽死亡的事情。贾瑞和秦可卿的死看似毫不相干,实则却都是由情引起的。

 

《红》第九回

上星期回家父亲无事可干,拿妹妹的《红楼梦》翻看,睡着在床上,后吃饭的时候和我探讨了一番,前天回家之时给父亲带了一本《白银谷》,我们都对太谷有很深的感情,《白银谷》起于太谷,想父亲会喜欢。上午闲聊,我说,今年冬天想吃些羊下水暖暖胃。早上父亲出去跑步,回来的时候买了几斤羊下水。

后父亲匆匆走了,回老家给坟地的树浇水,我也想回去,奈何今日有课。

下课之余继续写写《红楼梦》。

第九回回目: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讲贾家子弟之间读书的事情,记住之前贾宝玉和林黛玉都去过了薛宝钗的住处。后贾宝玉和薛宝钗都到过林黛玉的房里,最后,薛宝钗去贾宝玉房里,林黛玉听闻,却独自站在外面树下伤心,翻来覆去描写却让人不觉,自是曹公章法。

贾宝玉和秦钟相约读书的事情目前落实,一起去学里读书。这里有读书之文后,才会有大观园试才之文,布局章法天衣无缝。

贾宝玉读书之前先看怎么离的怡红院,袭人叮嘱之言,长亭之别也不过如此,后去黛玉房里辞别,辞别了众姐妹后才恋恋走了。

为什么是袭人劝解?因为袭人身份合适,语言处不但看出了和宝玉非同一般的关系,更是真正懂宝玉的人,知道宝玉不喜欢经济事务,却没有相逼。后去黛玉房中和黛玉说笑,黛玉开玩笑为什么不去辞辞宝姐姐呢?这些事情虽说明了宝玉和姑娘们的关系,更说明一点,此不是读书之道,宝玉读书肯定不会有所进展的。

后宝玉去辞别父亲贾政,我觉得贾政也过于严厉了,说宝玉,“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的门。”很是看不起自己的儿子,尤其是提到读书。曹公这样写应该也是有其深意的。通过书中贾政对自己的骂来减轻自己内心的负担。跟宝玉读书的人有四个小厮加李贵。

私塾中都是贾家子弟,闹学堂活灵活现,如在眼前,这里不再说明。此一回闹学堂看出了贾家后继无人,必败之势,都是些纨绔子弟,王孙贵族。贾代儒一天不在就将学堂闹了个天翻地覆。

这里重要的有几点:

1)闹学堂的都是贾家之后,伏贾家之败;

2)未参与的人是贾兰,伏贾兰“兰桂齐芳”的结局;

3)私塾不论闹了多大,最后到哪哪止,没有让父辈知道,李贵只是平息此事,却没有根本解决问题;

4)私塾闹学堂主角之一是秦钟,伏秦可卿之死。

后璜大奶奶去为金荣辩护,自然过渡到秦可卿身上。

表面繁花锦簇,实则乌烟瘴气。

这样写完荣宁府概貌,加裙带关系及贾家教育,到此布局就基本完成了。

 

 

《红》第八回

世上烦恼之事都由小事而起,人的情绪一般都有放大的功能,抛开情绪,很多事情都不值什么,既是做事,那宗旨便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方伤不到自己,至于一时的得失荣辱,却与自己并无多大关系。如果按照佛洛依德的说法,压制自己的情绪是不对的,本我和超我是一个阀门,如果超我对本我压力过大,那就会攻及自身,像我这样,惨不忍睹,所以,处理情绪最关键的是想通,然后忘掉,至于想通很难,至于忘掉方法却很多。不论有无看官,切记情绪对自身的影响,成事固然重要,身体却是革命的本钱。

继续说我们的《红楼梦》。此回上半部分乃是宝钗的正文,下半部分由上半回而起,宝玉醉闹绛芸轩,伏下茜雪被赶。

宝玉和王熙凤从宁府而回,向贾母禀明和秦钟一起读书的意向,加之王熙凤帮衬,贾母答应。至后日,即过了两日,尤氏来请看戏,众人去宁府看戏。后贾母劳累,被宝玉送回,后宝玉觉看戏无趣,便去看薛宝钗。

因为害怕遇着贾政,宝玉就绕了远路,路上却碰上了詹光,单聘仁二人,后遇吴新登,戴良,钱华等人,向宝玉求字,宝玉看戏之前正在绛芸轩中写字。为照应后文写字环节不唐突。

来到梨香院中,先是经薛姨妈接待,寒暄中照应前回宝玉差茜雪过来问候,此处伏下茜雪。

薛宝钗正在里间炕上做针线。

宝玉眼中的宝钗是这样的:

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襸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杏眼。罕言寡语,人谓藏拙,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这是宝玉看宝钗一次比较全面的描写。可以说是宝钗素颜。因宝钗不爱打扮故而没有太多艳丽的描写,符合宝钗性格。对照林黛玉的描写我们可以看出,显然在宝玉的眼里,林黛玉比宝钗的分量更重。

黛玉描写全无半点服饰,只在传神,而宝钗描写却是如静物细描。从曹公的角度来讲,也许黛玉是曹公虚构,而宝钗却确有其人。

宝钗素颜,不喜打扮,典型的封建社会小姑娘,最后两句写宝钗的性格,藏拙守愚。也许是时机未到,不到将发时候。

然后宝钗眼中的宝玉。服饰描写大体和黛玉眼中相似,却多了一块美玉。

宝玉在黛玉面前摔玉,却和宝钗一起赏玉,可见,玉是一件俗物罢了。

这里我们看到了宝玉落草带来的美玉到底是什么形状。

上有两句话“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而宝钗也有一块。

上写“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上下文字看似工整对应,意向却各不相同。

“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寓意宝玉和石头的关系。

而“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寓意宝钗和宝玉的关系。

虽对仗工整,细细想来,却应是人力所为。

那这些字是怎么来的呢?

石头上的字是癞头和尚所赐,不过是障眼法,为保石头一直留在宝玉身边(从马道婆一回便可看出)。

如果宝钗玉上的字也是癞头和尚所赠,那这意图再清楚不过了。然前面宝钗和周瑞家的说的是“秃头和尚送的。”而这里莹儿却说是“癞头和尚所赠,必须刻在金器上。”癞头和尚让石头经历一番,却也没有必要让宝钗非要嫁给宝玉。所以,很有可能是宝钗一家谎造了一种假象。读到后文再详看。

两人看玉之说,像是埋下了一个已经注定的结局一样,到底宝玉是不是宝钗选秀失败后的第二选择呢?

两人正闹着,黛玉来了。以黛玉的性格是不会和宝钗多有往来的,这个时候来,说明黛玉是为宝玉而来,却不是为看宝钗。

因为一见面黛玉就说,早知道他来,我就不来了。看似是未自己开脱,我觉得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她是专门来撵宝玉的。

接下来的事情很是好看,在薛姨妈处宝玉要喝酒,拦酒的正是李奶奶,伏下下半回发火。黛玉在旁边煽风点火,后面说的几句话每句都直指宝玉,宝玉心中当然也是不快。

后黛玉问宝玉“你走不走”。

宝玉回答很是巧妙“你要走,我和你一起走”。

黛玉此时心中大是高兴,多说了两句话,说“咱们也该回去了,那边还不值怎么找咱们呢。”说明黛玉想让宝钗知道,宝玉和黛玉是一起的,这次串门,就像小两口出门一样。

黛玉的心下十分高兴。然宝玉受喝了酒,加之李奶奶惊吓,黛玉讥讽,心中已是不太痛快。

回到绛芸轩中酒意大发,袭人在假装睡觉,又从晴雯嘴里得知,李奶奶吃了宝玉留给晴雯的一碟子豆腐皮。最终茜雪端上茶碗,然早上给宝玉泡的枫露茶却也被李奶奶喝掉,顿时火冒三丈,推到了茶杯。

宝玉的发火前面做了太多的铺垫和暗示,最终因此却伤害了一个无辜的人,作者这样极力写,也是为了告诉读者,茜雪出走并不是宝玉本心,后面才有茜雪相救的故事。这一点并不是宝玉的任性引起的。

整个过程穿插了很多细节就不一一赘述了。最为重要的是,让宝钗出场,表明三人现在的关系处境,处处埋宝玉发火伏笔,赶走茜雪。茜雪是第一个受难的丫头,然远离是非的人最好保全,才能置身事外,贾府落难,才有相救宝玉的可能性。

回末,因宝玉和秦钟一起读书之事有了着落,引出秦钟一家家世。更重要写出秦可卿身世是从养生堂抱回来的孤儿。这里匆匆几句话介绍,可信度却不是很高。

既然秦钟和宝玉读书之事有了着落,那接下来就从儿女转向了读书上,同时也应该写写贾府的裙带关系了。故有了下回宝玉闹学堂一回文字。

此回黛玉的文字比较多,露出了黛玉不善交际,锋芒毕露的个性,此回宝玉发火有黛玉之过,故宝玉发火之前必先支开黛玉,无黛玉文字。却也埋下了黛玉的后果。

 

《红》第七回

故事情节慢慢浮出水面。不紧不慢,耐得住性子。

七回回目叫送宫花周瑞叹英莲,谈肄业秦钟结宝玉。

上回结束的时候,戚蓼生作序词:

梦里风流,醒来风流,试问何真何假?刘妪乞谋,蓉儿借求,多少颠倒应酬!英雄反正用机筹,不是死生看守。

刘姥姥进府是王熙凤正文。要写贾府全貌,通过刘姥姥的眼睛,将王熙凤的衣食住行已经写完。接下来要写的应该就是贾府,不过还是描写轮廓。

通过周瑞送宫花写起。

周瑞送走刘姥姥以后,需要去和王夫人回命,王夫人正不在住处,却在梨香院和薛姨妈拉家常。正好四回薛姨妈住进贾府还没有下落,从这里开始,应开始交代薛宝钗。

周瑞到梨香院的时候,王夫人和薛姨妈正聊天,周瑞不好打断便过这边屋里和薛宝钗聊天。略微寒暄,便聊到了宝钗的病上。

自住进梨香院宝钗已经基本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写起来方不生,像是久居之人,此回主要提到的也是宝钗的病症,是无名之症,也是和尚看的,药名叫“冷香丸”。药方奇特很难找到。药就埋在院里的梨树底下,所以此院子叫梨香院。

林黛玉和薛宝钗都有不同的病症,林黛玉是让一个癞头和尚看的,治疗的方法是出家,或者今后总不见哭声,远离亲友。而薛宝钗的病是一个秃头和尚看的,说是从胎里而来的一股热毒,而方子也很难凑齐。

一个是癞头和尚,一个是秃头和尚。我觉得给林黛玉看的正是那个神仙,而给薛宝钗看的却不一定,虽薛宝钗的方子奇特,却都来自凡间,而药丸有名有姓,谁也没有见过冷香丸长什么样子,薛宝钗所在梨树底下压着,疑问就很大了。

比较一下林黛玉和薛宝钗就可以感觉到,薛宝钗像是有备而来的。(读至后面再解)

这里对于周瑞的描写点到为止,再没有过多描写,可见宝钗比较喜欢清静,和宝玉等人也玩,但玩的不多。

从周瑞送宫花的路程可以看出,宝钗和宝玉的住房离得也很远。

周瑞回了刘姥姥之事后,正好薛姨妈手上有几只宫花,让香菱拿来,命周瑞去送给姑娘们。薛姨妈家应该是宫里的采办,负责给政府采办物资的,故而有宫花,还是宫里的新鲜样法做的。

宫花共有12枝,分配方式是家里的三位姑娘一人一对,黛玉两支,凤姐四枝。

先给的是迎春和探春,两人正下棋。

接下来是惜春。惜春正在和尼姑玩耍,送宫花时开玩笑说,当子姑子的话,这花该往哪里带呀?伏惜春下场。

接下来是王熙凤。王熙凤正和贾琏行房。是王熙凤正文。拿到花以后,王熙凤说,给东府的荣大奶奶送两枝。按下不表。

最后是剩下的两枝是林黛玉。写林黛玉性格。本来周瑞送宫花是顺路送,送到林黛玉的时候正好剩下两枝,林黛玉以为是别人挑剩下的。

送花路上碰上自己的女儿,但没有表名字,寻求周瑞的帮助,缘由是女儿的丈夫冷子兴被抓。

整个过程眼花缭乱,但总体来说是在为贾府的生活环境描轮廓,这样后面写府中发生的集体事件就不会生硬。不着急,还在按着性子慢慢描。

送花没有给元春送,但后元春却进了宫。

惜春最后自愿出家。

而王熙凤正文是白天行房事。

牵带出东府的秦可卿。回前诗中有一句话“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本性秦。”说明真正配的上宫花的是秦可卿,暗写秦可卿的身世(宫里的人)。

林黛玉拿到花,心里很不痛快,觉得自己被偏待了,寄居他人篱下,性格又强,正应该是这样的反映,黛玉活的很真实。

宝玉问起周瑞薛宝钗的情况,并打发了一个人去问候薛宝钗,这个丫头叫茜雪。

送宫花文字结束。

下半回写宝玉和秦钟会面。

按下荣国府的事情,勾宁国府的轮廓。

起由是贾珍的老婆请王熙凤去做客,宝玉也跟着去了。

正好上回宝玉要见的秦钟也在,两人得以见面,虽外貌无过多描写,但王熙凤说了句,“比下去了”,可见秦钟长相气质不差宝玉。

两人一见如故,相约一起读书作伴,引出后文闹学堂的文字。

吃完晚饭,要送秦钟回去,正好派了焦大。

焦大正喝了酒发酒疯,说“…….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明将了府里复杂的乱伦关系。

而这里焦大的醉骂,却伏下了秦可卿之死。

下半回文字是对宁国府一次比较深入的描写,从焦大醉骂应该可以看出,荣宁两府中不正常的关系,宁国府的治理明显不如荣国府,最后下令捆焦大的人还是凤姐。这里也伏下了秦可卿之死。

略略表过荣国府和宁国府的情况以后,还要描写的就是围绕荣宁府的裙带关系,但安排秦钟和宝玉上学需要时日,才有闹学堂一回。

因送宫花引出了薛宝钗,下回文字应该写写三者之间复杂的关系,正式开始描细节。

《红》第六回

想借着雨,借着酒,讲一个发生了一年的故事,还不如写写《红》里面的事情。

因雨大,坐公交回校,路遇一对父子,父亲撑着伞,儿子站在伞底下,我站在他们的旁边等待着公交的到来。雨大,风紧,儿子靠在父亲的身上。

儿子年龄十六七岁,穿着黑色的鞋子,黑色的裤子,蓝黑的衣服,背着40升的黑色背包,鼓鼓的。手放在衣兜里,脸白而胖,年少没受过苦。公交到了的时候,父亲直送上公交罢手,等公交走远了才掉头撑着伞走了。

我先上的公交,那个男孩子跟在我的后面,我有意无意观察着他,给售票员交钱的时候,没有抬头,手心里攥着两张一元钱,手白嫩,但没有血色,他找了位置站着,正好站在了我的旁边,默默低着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喜欢观察人,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大概来自母亲,我和母亲出去逛街的时候,会不约而同的在人群中盯着同一个人看,看他的举止容貌,行为动作,其实是一个很不礼貌的事情,但是却教会了我如何看人,我也很会观察。

但人的价值观和内心想法是很难看出来的,甚至相处很久的人,你也无法了解他的行为模式,因为我们很多的行为模式是来自外界的刺激和本性的反映,要了解一个人除了观察,更重要的是交流。

一年的时间她看出了我的一个毛病,思虑过多。

而一年的时间我却看出了她的需求,可以说,并不是我看出来的,而是她早早就告诉我了,所以,我太了解了她的行为模式。

快到站的时候,那个男孩子并没有大声喊让司机停车,而是等其他乘客下车的时候,暗暗走在后面下了车。汽车一加油,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红》有专门的一门学问叫红学。靠研究《红》吃饭,还演绎出了很多支派,我觉很好,唯一一点不好就是每个红学家都感觉书是自己写的。因为死无对证,即使你进行了严格的考证,结论仍然不能100%确定,如果是曹公自己烧稿,那他太牛逼了。通俗的认为红学界有红楼十三家,他们的书基本都看过,最喜欢的是周汝昌在百家讲坛上的两段视频,将曹雪芹其人其书,虽然有些结论还是不能确定,但他离书应该是最近的。

小说是俗文化,市民文化,做研究有意义,但对我这个平民来说,太一本正经。

学文学不能太正经,也不能假正经。

回到《红》,第六回。

五回,把每个人的命运走向都下了判词,整部书的结局也几本道出,那还有没有写的必要?应该怎么写?

当然一上来不能讲判词中的人物一一道出,要讲究手法。所以从刘姥姥写起,下一个进府的人。

宝玉梦遗起来被袭人发现,袭人做娇羞状,宝玉趁无人在拉袭人尝梦里云雨之事,袭人给自己定了名分,半推半就。这里宝玉喝了一碗汤叫桂圆汤,有人说宝玉所食都是汤水,依中医所说,喜食汤水,有肾虚之症,不管真假,先慢慢往下看。这是截住上回文字。

开本回正文。

要写府中之事,曹公自己就说人口众多,事务繁杂,不好写,如果这么写就放下不要写了。

所以找了个刘姥姥。

写刘姥姥从自己的姑爷写起。姑爷叫狗儿,祖上和王熙凤的祖上,王夫人的父亲连过宗,狗儿的父亲王成也病故了,只剩的狗儿和妻子刘氏,刘姥姥便是刘氏的母亲。狗儿膝下也有两子,板儿和青儿。

因不好度日,刘姥姥决定带着板儿去京城投奔荣国府,其实就是要银子。经过周瑞->平儿->王熙凤,最终见到了王熙凤。中间过程复杂而有趣,看出当时候无钱人家的无奈和富贵人家的嫌弃姿态,放到现实其实也不为过。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红》一共有四层阶级,最低层就是刘姥姥一层,往上一层住着甄士隐和贾雨村,再往上就是贾家代表的权贵,再往上就是警幻仙境非凡间。

如果刘姥姥去二层攀亲肯定会以失败告终,可是却去了三层,相差虽然很远,却成事了。又因为富贵悬殊,其实贾家的富贵在刘姥姥眼里其实是没有什么概念的。故而在见过王熙凤后刘姥姥脱口而出,喜欢凤姐喜欢的不得了。

说明这里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接济,刘姥姥感激馈赠银子的同时,更深深的喜欢上了王熙凤,真正抛开富贵,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疼爱。这是王熙凤的造化,所以才有了刘姥姥去铁栏寺看势败的王熙凤,才有了刘姥姥一家将凤姐女儿巧姐从舅舅手里救出并和板儿成亲的因缘。

这都在巧姐判词的偶因济刘氏,巧得遇贵人。这里的巧便是巧姐。

曹公也非常喜欢刘姥姥,甚至让刘姥姥进了怡红院,睡了宝玉的床。故事在刘姥姥眼里拉开了序幕,我想结束的时候,刘姥姥也会再进荣国府的。因为悬殊差距,刘姥姥对荣府贾家的富贵没有什么概念,既然没有什么概念,那这整个过程在刘姥姥的眼里不就是一场过眼烟云的戏么?

 

 

 

《红楼梦》第五回

来,我们继续讲第五回。

第五回回目:开生面梦演红楼梦,立新场情传幻境情

书名为何因《红楼梦》而流传。《石头记》名字太硬,且不接主题;《金陵十二钗》范围太小,两个名字都有一点硬。我手上拿的书是《红楼梦 脂汇本》其实是将各个版本的《红楼梦》及其批注集结起来的一个本子,共80回回目,自认为是最好的一个本子,先后买了三套。

《红楼梦》亦真亦幻,名字很压主题,最后不过是红楼一梦。红点女性,楼点地点,梦点题。

第五回应该说是真正拉开了书的序幕,前四回共交代了三个地点,一个警幻仙境,一个仁清巷的葫芦庙,一个京城荣国府。葫芦庙一把火烧掉,警幻仙境引出绛珠仙子以及僧道二人,荣国府成为了最大的戏台。

但是第五回一开始的时候,曹公略表荣国府情况,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人很亲密,亲密便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两人矛盾略微交代。后引出宁府会芳园游玩,宝玉怠倦想睡午觉。

又自然引出金陵十二钗之一秦可卿,宝玉的侄媳妇。

秦可卿是金陵十二钗中最为完整的一个。因为我们可以完整的看出她从生到死的过程。但,她的身份也很让人捉摸不透。参看刘心武的《秦可卿身世之谜》,说秦可卿是皇家的人物。

关于秦可卿领贾宝玉去卧房,以及卧房陈设都略下不提,因为刘心武说的很细。

贾宝玉睡了一觉,梦中就是去了警幻仙境遇到了警幻仙子,警幻仙子本来是去看绛珠妹子的,不料中途遇到了荣公和宁公二人,二人就拜托警幻仙子去指点贾宝玉,就把宝玉带到了警幻仙境。

这就是甄士隐去过的警幻仙境,甄士隐曾经就在这里和贾宝玉的石头有一面之缘。宝玉在警幻仙境看了“薄命司”里面的册子,册子里面写了金陵十二钗,以及副钗,又副钗的命运轨迹;领略了美味佳肴;也认识了警幻仙子的妹妹兼美,并在警幻仙子的撮合下成云雨之事;《红楼梦》十二支曲子已经明显道出了金陵十二钗的最后下场,以及荣宁两府中主要人物的最后结局,但这些宝玉都没有听明白,换做是任何一个人也都是这样的。曹公很大胆,也很直白,知道即使将结局道出,故事也有上演的必要,因为人生是个过程,而不仅仅是一个结果。

警幻仙子是掌管仙境的人,但是也有两点局限性,1)、以酒肉色性去让宝玉一个凡人看透显然是行不通的,任何一个人的欲望都是内在,也具有持续性,这些事情并不是经历就能看透的;2)警幻仙子最终是希望宝玉投身经济,考取功名,也是封建时代思想。

兼美其实就是秦可卿,那唯一在警幻仙境和凡间的荣宁府之间的关联人物就是秦可卿,而警幻仙境的基本任务在这回已经完成,故秦可卿必死。

秦可卿、薛宝钗、林黛玉像是三个断面。秦可卿代表至高的性爱(兼林和薛二人的美丽)、林黛玉代表纯粹的爱情、薛宝钗代表封建时期的婚姻,三者都对宝玉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这个影响一旦终结,对应人物也将消失。宝玉认识女人就是通过每个女人身上所具备的最大特征。

所以我很同意有种说法,《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代表的是曹公所爱的一个人,只是曹公用分身的方式给我们呈现了出来。

故事一开始宝玉就在秦可卿的卧房里睡了一觉,在布局的开头写让主角去警幻仙境拿到所有人的判词,每人一首曲子,一幅画,写的很隐晦,但却暗示了通书的脉络。然后让宝玉回到现实,自然引出下回所写,初试云雨情和刘姥姥的事情。

我觉得警幻仙境至此不会再出现了,直到最后收尾的时候宝玉还要翻开看判词,但此时候故事已经结束了。

五回是书中最为重要的一回,具体细节一定深读文本方可。

全书中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十二曲最后一支【收尾 飞鸟个投林】中的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曹公毕竟是个凡人,大家之后,小时候在家里的时候就有传教士给他讲莎士比亚的剧,到底他是劝世人看透还是仍然在人世的七情六欲中,我觉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经历,只有自己经历过才能知道份量,才能知道能不能放下。看到这里,我觉得曹公没有放下,也放不下,没有看透,也看不透。

 

《红楼梦》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引入四回,小段文字介绍李纨情况,金陵名宦李守中(守中还是指李纨)之女,嫁贾宝玉的哥哥贾珠,珠死,有一子,贾兰。李纨虽青春丧偶,身处膏粱锦绣处,心却如死灰,一心在贾兰身上。

按下不提,讲贾雨村因在林如海家做西宾,陪黛玉进京的时候,林如海稍书信一分,最后补了应天府。一直觉得贾雨村好生厉害,居然能给黛玉当老师。

贾雨村和甄士隐同出葫芦庙,甄士隐被跛足道人度脱,而癞头和尚却没有让贾雨村度脱,既然甄士隐一走,说明“真事隐去”,贾雨村没被度脱,“假语村言仍然继续”,但甄士隐和贾雨村同出葫芦庙,贾甄一起,寓意真亦假来假亦真。

贾雨村接了一桩人命官司。两家因为争拐子一姑娘,打死了人,行凶者是呆霸王薛蟠,受害者是冯家冯渊。

贾雨村处理官司开始是秉公办事,在公堂上大怒,要抓行凶者。但是旁边的门子使了一个眼色,将此事拦下,后到密室商讨,门子就是当年葫芦庙里的小沙弥,送雨村进京人。而两人都受甄士隐恩情,但小沙弥拿出了一张护官符,上写着书中四大家族的家丁关联。四家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贾雨村知道后,做了另外的安排,做了一桩冤枉案子。

被拐者为甄士隐女人,甄英莲。后跟薛蟠进京,改名香菱者。英莲因被仆人霍起抱去街上被拐子拐走,却在这里出现,父母也全无,实在命苦。

黛玉的出场是因为母亲病逝,父亲让黛玉进京投奔祖母,薛宝钗的出场缺失从薛蟠打死了人开始的。

书中有跛足道人和癞头和尚佛道两人,谁的法术更高一些或者他们在书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我想就像他们在警幻仙境出发时说得一样,也下凡去度脱几个。说明他们下凡的目的是去度脱人的,其实还有一个目的是保护石头。

石头是不是宝玉的护身符呢?其实不是。只是和尚的一个障眼法,从后面宝玉和王熙凤被魇就可以看出,石头并没有什么作用,和尚这样做的原因就是希望石头可以陪着宝玉一直经历从富贵到贫穷的过程,感宝玉之所感,护身之说,却是没有的。

薛宝钗的出场有这么几句话: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外貌描写明显不如黛玉。父亲另其读书,强薛蟠十倍,但后父亲死,不再以读书为要,做女工,陪伴母亲。说明其读书好,但半途而废,才气自然不如黛玉。薛宝钗进京的原因是为选秀。

薛姨妈和王夫人是亲姊妹。三人决定来了京城就在荣国府歇息,住在了荣国府的梨香院,梨香院是荣公暮年养静之所。

到此,主要角色都汇聚到了京城,所有的人几乎都来了,没有出场的人也都在京城,所以不必一下子都写出来。

李纨为何心如死灰?也许和李纨生长环境有关系,金陵名宦之女,贾珠是贾政长子,应该比李纨富贵一级,更李纨读的书是《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生长环境和文化教育决定了她并不敢做改嫁的打算。

贾雨村在遇到人命官司的时候,还不如旁边站岗的一个门子,说明小沙弥见过了很多这样的案子,也说明了贾雨村初入官场的状态,没有任何城府,这才有前面的贪酷之弊。照这情况,贾雨村会慢慢圆滑起来。

想起叔叔家新买房子,因为在二层,下面是一层商铺,买时商铺老板就将广告牌挂在叔叔家外面阳台上,叔叔要求其拆掉,无果,叔叔求救于政府,有新上任官员大叫说,这还有了王法了。叔叔以为来了个青天大老爷,不料,几日后官员无了踪影,估计是了解了商铺老板的背景,也要做这样一桩案件。听到后,余马上想起了贾雨村。

至此,葫芦庙里所有的人物都有了了结。贾雨村因此案抱了四大家族的大腿,小沙弥因雨村排挤被远远的发配了,英莲被薛蟠带到京城。干干净净,有头有尾。

薛宝钗一家住贾府也是因舅舅官出,唯姨可靠,辗转相逼而来,顺理成章。

佩服曹公的布局章法,当把人物和建筑场景全部介绍完毕以后,第五回就是“开生面梦演红楼梦,立新场情传幻境情”。建好戏台演好戏。

 

 

《红楼梦》第三回

第三回回目有一下几种叫法:

庚辰本: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甲戌本: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乙卯本: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程甲本:托内兄如海荐西宾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程乙本:托内兄如海酬训教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哪种说法更为可靠:请参看百度回答:点击这里

=====================================================

黛玉第三回出场,同时出场的基本包含了贾府中所有的女性人物,男性人物除贾宝玉外无一人露面。

外人并不知贾府里面到底长什么样子,所以从黛玉的眼中描述是最好的方式。

黛玉眼中的宝玉是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宝玉长得白,后来细细一想其实是宝玉的身体不好,大概如脂批所说“年少色嫩不坚劳,非夭即贫”。

意思是像宝玉这样的人不是夭折就是贫穷。宝玉的哥哥,李纨的丈夫就是夭折,大抵宝玉是要贫穷的。

宝玉眼中的黛玉是: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黛玉眼中看去的人都有服饰打扮的描写,但宝玉眼中的黛玉却无半点服饰描写,全在神态。

黛玉心不在凡尘,宝玉眼不在凡尘。

黛玉的身体也大抵不好,多情,爱哭,要强,身子骨很弱,经常要吃药,和先天体质以及后天性情都有关系。多情不寿,黛玉并不长寿。

一看就是一对冤家,一段苦情剧。

第三回写的都是女眷,从黛玉进贾府就可以看出,曹公真正要写的生活重心就在这些女眷身上,而贾宝玉被这些女眷所包围,和外围的贾政,贾赦等政治因素相隔离,当他们相遇必然会导致很大的冲突。

黛玉和宝玉见面的时候,黛玉心下琢磨,这厮好生面熟。而宝玉直接就喊出来了,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有人说,应了前面的绛珠仙子灌溉之恩的事情,其实更重要的看出了宝玉和黛玉冥冥之中不能分割的命运,这样的感觉其实是很危险的,尤其是遇上外界不可抗拒的阻力的时候。

我一直觉得黛玉的主题是愁和泪。

黛玉的父亲叫林如海,有句诗叫落红万点愁如海,不知道林如海的名字是否从这里来,宝玉给黛玉起字的时候杜撰过一个典故,《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说的就是黛的来历,眉也是愁的象征。黛玉十分聪慧,大抵来自母亲贾敏的遗传,贾敏一死,这一部分性格就被压制了,愁成了生活主色调。

黛玉住的地方叫潇湘馆,开诗社的时候起了一个名字叫潇湘妃子。潇湘馆种子竹子,叫潇湘竹。陈鼎《竹谱》称“潇湘竹”“泪痕竹”。竿部生黑色斑点,颇为美丽。是我国竹家具的优质用材。黛玉也常哭。她身旁的一食一物都成了她自己性格的象征。

但我觉得这些都不致命,致命的事情是黛玉的病,她需要经常服药。说明了她有具体的病症,需要通过服药来维持自己的身体,虽然没有说清楚是什么病,但因为服药,她就不能和其他人断开联系。虽然她性格比较孤僻,这成了她身体上的一个弱点。贾母问起黛玉吃药的情况时,说,让他们多配一料就行了,不值什么。脂批在这里做了一条批语,说明了配药会关乎到黛玉的生命。

第三回是一部大戏,看看作者是怎么安排:

黛玉进贾府看贾母等人,去拜访舅舅的过程中概览贾府的样子,贾府全貌只写这么一次,但黛玉细心,又是从中层阶级出身,虽以前没有见过,但也懂得富贵,细心观察,可见端倪。如果让刘姥姥看就看不出个门道了,所以刘姥姥只适合去大观园看花草,吃美食。溜达了这么一大圈,最后又回到贾母这里,此时候,大主角出场,贾宝玉来了,和王熙凤出场不同,有人通报,也不是有说有笑,但读来很有意思。

黛玉来的时候,有下人丫头说,刚才还念叨呢,可巧就来了,说明,今天上上下下贾府都在准备林黛玉的到来,为什么正好宝玉不在?宝玉干什么去了?书上说是去庙里还愿去了。其实是作者有意将其支开,等到最高潮的时候再出场,贾宝玉肯定知道林黛玉来的消息,按照贾宝玉的性格肯定会在家里老老实实的等着。

黛玉和宝玉见面的时候,宝玉直接就问黛玉是不是也有玉,黛玉说没有,宝玉就开始摔玉,这个举动很奇怪,却很有意思,并不是宝玉发狂,这是玉,也就是青埂峰下的石头出场,如果石头是这一切的见证者,作者借宝玉的手摔它也是说的过去的。

末了,说薛蟠打死了人,薛姨妈等人进京,引出薛宝钗进宫选秀的事情,此时候,薛宝钗已经走在来贾府的路上了。而这个时间节点却是黛玉进府的第二天。说明,从时间上来说,黛玉并不占优势。

《红楼梦》中句句话都有琢磨的必要性,字字都要看真,曹公可以说是让汉字发挥了最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