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7-02

铜镜

男人的帽檐总是上扬,女人的裙边总是内敛。

男人需要手杖,而女人需要铜镜。

手杖是看见的骄傲,铜镜却总是摆在家里。

所以男人是看得见的高傲,女人是看不见的精致。

男人不善洗漱,你看礼服都偏黑。而女人都有梳妆台,像个小小的,五脏俱全的工厂,装的满满当当,你看化妆和衣服,都是艳色。

自觉

认识你的时候,你楚楚动人到高处不胜寒。

我飞驰在山里的道路上,左右是下雪后绵延的山,一排排,呼啸着经过眼帘,风从车窗灌进来,天空很干净,映着你的脸。

我说,我想念你了。

你说,我吓了你一跳。

雪山顶上,极目眺望,能看到很远的地方,我望着你的方向,确定着自己的坐标。

我仔细推敲,不愿错过任何机会,类似的事情总是在我身上发生,而结局无一例外。我依旧像一个罗盘,指示着那并不存在的方向。

我总是时时刻刻提醒吊胆,害怕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去西安的路上一夜未眠,晚上的夜,是一种惊恐和一种害怕。我不愿这样折磨自己。因为这样年纪的我,竟然能深深感到一种宿命感。它推着你,不由自主。

假期的时候,天气寒冷,我去给两个兄弟补课,他们两人性格迥异,反射出不同的教育路径。对于教育的事情,我总是小心翼翼,只是他人不觉而已。我会小心的说话和交流。人总会有一个出口,也总需要一个出口,那人就应该都有弱点。

我现在可以确定自己喜欢数学,因为其完美。

西安的地图看一眼,我就可以背下来,熟悉到好像我以前久居此地,缘由可能是平遥吧。寒冬季节,华清池的水还是温的,华清宫的树还是绿的,杨贵妃洗澡的地方被无数相机拍下,蒋介石的卧室积尘已是。西安,像是一部中国近代史。我们只会因为游客拥挤而感到不适,但历史总是最让人视而不见的东西。

最近有一档综艺节目叫,见字如面。读书信,搞文化。智慧的人总能寻找到大众口味的走向。我并不喜欢“文化”这个字眼,我更喜欢不去命名文化的代表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