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7-01

撤退

《时间简史》第一章就提到了文化。文化是人的文化,是人精神发展的产物。陈丹青经常谈到中国的文化,他的观点来自于木心,只是比木心的更中国化,更具有怨气,木心能从这件事情上走出去,但我们出不去。

文化和河流一样,有曲折,有纹路,有分支,有输出。如果我们民族的文化出现过断层,我们重新找到源头,继续向东流去。木心是汉文化河流小小的奇支,曲径通幽,找到了西方的解药,但河流倒影出来的影子还是我们的祖先,如果有人继承,谁也不知道他的文化分支,最终会不会找到出口,归于大海。他回国太迟,寿命太短。

文化的断层是一个民族的悲剧。希腊哲学家被杀害的时候,他们背负着大量著作流离失所,居无定所。书保留下来,文化就能代代流传下去,因为读书能换骨。

审视一下我们现在的文化形态,像无源之水,回头看看,一片空白。我们甚至忘记了我们是汉文化的后代支脉。一个没有精神性生活的人或者社会将充斥着空虚和无聊。社会财富的总体增长,总会让人们摆脱最低级的温饱而追求精神享受,但,精神享受总是从最低级开始,即欲开始的,没有人能摆脱当前这样的走向。

断层的事情,已经没有人再提起了,因为,新的文化形态正在形成,这也许是社会的走向,靠几个文化人是无法扭转的。人们很少在提起之乎者也的事情,人们更加注重的是参与到新的社会形态中,适应新的社会潮流。时间把话语权交给了新一代,社会像是没有得到任何进化和继承,一切归零。我们有点摸不着头脑,因为谁也不知道,我们会走向哪里,当前的文化形态会被迅速遗弃还是成为将来社会主流的源头,谁也无法给出答案。是不是有一天,我们会把某一个主播像塑孔子一样塑在学校的正门呢?想想都觉得可怕。

社会文化形态总会出现繁荣的。每个文化形态和生命一样,都会有诞生,成长,繁荣,衰退和死亡,一旦过去,就会永远消失。如此来看,我不再对汉文化强拉硬拽,我只希望,我们这一代人不要当了白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