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6-11

絮絮叨叨

父亲和母亲是很节俭的人。家里的墙上挂着一块钟表,是父母亲结婚的时候,奶奶家送过来的陪嫁,现在将近三十年了,换了无数的地方,但那块表从未停止过。
家里还有一把菜刀,也有将近20年的历史,是母亲唯一使用过的一把菜刀,后来刀把掉了,母亲就把它放在抽屉里。遍数家里的东西比我年纪大的,确实有不少。外婆每次来家的时候,坐在床上就会唠叨我妈,嫌我妈太过铺张浪费,说她是7个孩子中最为浪费的。其实,在我们眼里,父亲和母亲真的节俭的很,这几年都不见他们去买衣服了。
母亲以前是裁缝,手艺人,很早就跟在我大姨身边学手艺赚钱,干活利落干净,做出来的衣服简直是艺术品,后来,我觉得我学计算机技术和这个有极大的关系。那时候的母亲十七八岁,吃住在我大姨家,每天所做之事便是帮我大姨干活做饭,健康美丽,动人活泼。
我大姨夫是高中老师,当时候的居住条件,自然就给他们分配了一间窑洞,美其名曰,教工宿舍,窑洞里摆放着大姨和母亲的缝纫机,蓄边机,每天学校传出大姨夫上课的声音和机器运转的声音,吃的是山泉水井,看的是孔孟之道,对面有青山绿水,男教书,女织布,也挺有趣味。
我爷爷在银行上班,每天早上路过大姨夫家都会进去坐坐,按辈,大姨夫管爷爷叫姨夫。而当时候,我的父亲正好在上高中,大姨夫也是我父亲的班主任。
爷爷当时候很有名气,威严有度,事业有成,手下的人站在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可是,坐在大姨夫家却是有说有笑,他看见母亲干活利索,大好姑娘,就想介绍给我的父亲认识,可是又觉得两家人太过亲近,因为按辈,父亲和大姨夫就是两姨兄弟。
后来,巧合的是,他们走到了一起。母亲经常提起对父亲的第一印象,说,父亲又黑又瘦,穿着五短黑裤,一无所有。
结婚的时候,父亲自己开着方圆几十唯一一辆公社的卡车,把母亲接回了家。当时候家里就挂着现在还在的大钟表。
他们的爱情简单开阔,他们的爱情都留给了初恋,他们的婚姻朴实而饱含生活的味道,动人而充满人性的真谛,不计较,不隔阂,不设想,也不放弃。也许,这样的故事只存在童话里,只是他们自己也并不知道,如果不是站在子女的角度,我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正在偷偷的幸福,打败了时间。

阳光

接受阳光的洗礼,让黑暗无处可遁。

星期五的早上,丢了一张水卡,余额充足,够我用一个学期;星期日的下午,无所事事,路过图书馆,路过电教楼,最后在系里的办公室找到了它。

我说,你是一瓶毒药,但又不是剧毒,总让人半死不活。

上最后一节专业课的时候,我想收一份作业,就对学生们说,“你们在纸上写两点,一,你的收获,二,你对我的评价。”他们认真的写,收上来,一大堆。一页一页看过去,有意思,有改进。

无法达到伟大,无法接受平凡,那一个人只能平庸的生活。

周末的时候,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和母亲说,我中午回家吃饭。没过几分钟,父亲发了一条微信说,“起身了吗?走到哪里了?”那时候,我还坐在图书馆的椅子上看书。

回到家里,母亲和父亲在厨房做拉面,锅里滚滚的水,他们一人手上拿着一根细细的面条,抖起来有两臂那么长;妹妹在自己的书桌上写作业,每次回来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什么时候走?

我总是喜欢这样的生活,以前觉得母亲和父亲为了一些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特别不值得,于是会介入他们夫妻的生活进行调解和疏通,现在觉得很没有必要。因为我认为很严重的吵架,在他们眼里,同样鸡毛蒜皮。

哥哥结婚前后就短短的几天时间,但细细观察,就这么几天的时间,他们比往日更老了很多。细细想来,他们从没有过多干涉过我们的事情,不论是哪个方面,都是我自己做了决定,然后他们承担后果,不论这后果是好还是坏。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再过几年,我们就不是随叫随到了。”写来,蛮心疼的一件事情。

上了一个学期的课,发现我不适合做系统,比如,我不会玩英雄联盟就是一个很好的印证 :  )。

 

酝酿

胜败在未开始之前,既已分定,你又何必孜孜不倦呢。

因为有选择,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投机赌博;因为有选择,我们在很多选择中交换身份,以至于碌碌无为。

因为有选择,我们忽略了努力的因素,因为有选择,我们变得难以坚持。

甚至,我们会在一次赌赢的比赛中欢呼高叫,以为这结局,我们理所应当。其实,这种成功和失败等同,犹如硬币的两面。

选择给了我们如何更好利用自己时间的一次次机会,但人生短暂,大部分人,在选择中迷茫,最后走向平庸。

人类的选择来自于资源过剩。人类社会是唯一一个可以充分选择的集体。自然界从没有这样的机会。

种子除了从土里出芽长大,别无任何选择;猎豹除了保持自己的速度以获取事物,它别无任何选择;候鸟除了每年飞过半个地球以获得生存,它别无任何选择。但人类的选择要多的多。

自然界没有选择的原因是,生物的可塑性差,以及资源的匮乏。

而人类打破了这两条限制。诸如工作,你不喜欢当个程序员,那你完全可以选择当建筑师。一个是社会提供了这样的条件,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具有极大的可塑性。

这样进化的原因是,社会是一个复杂的单位,但其中的生物只有人类一种,人类需要履行社会中的各种职能,社会才得以延续和发展。于是,我们被社会引导着,我们的择业标准一般是,哪个行业热门,我就选择哪个。

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办法,因为人有被塑造成任何角色的能力。但选择同样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情绪。

理性的人看待人生选择,以有利于自己的实际发展为原则,如林徽因。

感性的人看待人生选择,以自己的喜好为原则,如徐志摩。

举这个例子可能不恰当,但林徽因的选择对其人生的影响可见有多大。赵老师说,林徽因不爱人,她只爱自己。其实,是她理性选择的结果。

所以,现实世界中的很多事情,在未发生之前,已经有了定数,原因在于我们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任何一件事情上坚持。那样的失败,不叫失败,而应该叫赌博赌输了。

凡是所谓成功了的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他们以年为单位的坚持,甚至是以人生为单位。而我们只不过是临时组了个局而已。

冯仑在《野蛮生长》写到,伟大就像小鸡炖蘑菇,留到最后的都是精华。就是这个道理。不要把人生压在一次考试,一次选择上,你只是需要寻找一个安乐窝而已。要充满热情的生活,要经历真正的失败和真正的成功。不要给自己过多选择的机会。

笨一点,专注一点,时间久了,你的种子自然就出土发芽了。

 

 

 

2017专业学习计划

1、编译原理:龙书

2、操作系统:xv6

3、C,C++

立冬

矫情的人,不论什么日子,都会惹起相思。比如,立冬。

我来吕梁学院报道的日子是2014年11月8日,细细算来已经有两年的日子。入校时,有父亲的车接车送。

我想去北京。父亲说,嘿,想不到当个老师,挺好。

于是每天上课,下课,学习,吃饭,教书,育人。我们家祖上也没有出过一个老师,所以,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窃喜。

北京的生活朝九晚五,需要从四环坐一个小时去五环上班,咖啡美女,动不动就几百万的广告费,随时能查看CEO们的邮件,好像自己的世界和成功沾边,但细想想,我只是北京五环一小码农而已。不会用咖啡机,美女坐上豪车上了五环消失在眼帘,而我只能匆匆赶地铁和通勤。

但,翻开凤凰网的首页,能看见你潇潇洒洒写地注释,我以前会拿这个去说事和炫耀,我总是喜欢找到自己的价值,所以,时刻缺乏着一种安全感。

回来学校,不适应,慢慢地,找到了差距和弥补的办法。教育是一件慎重的事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话会被怎么理解,怎么消化,最后怎么影响自己的学生。但,你又不得不说话,所以,你要慎重,尤其是中国的教育。

我不敢妄言教育的宗旨,因为最后每个人都需要通过自我教育来完善自己。

王小波当老师的时候,会不会站在教室的讲台上指点江山,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突然灵感一来,不顾课堂,弯腰写下自己想到的几个好句子。后来,再看刘心武的《班主任》,想着自己永远也不会和班主任这三个字搭钩,但自己却实实在在地当上了班主任。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去自己学生的宿舍转转,心情便大好。我不抱期望,但我很在意他们,因为我一直在欣赏他们,他们有他们的天地,他们有他们的世界,我不敢融入,因为那火太烈。

两年后的变化甚微,立冬的时候还会想人。去乌镇的事情叫了一年也没有实现,书越读越多,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长进。

今天晚上从自习室出来的时候,想起了一个句子,等回来宿舍的时候,又不小心给忘记了。

我已经习惯自习室的生活,想到两个月后将要从那里搬走,我的心里已经开始有些不舍了。

第一次进入学校的时候,阳光很好,我穿着父亲的西装,平生再一次感觉到我属于的方向。

 

计算机学科

请点击此处,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