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6-04

又是五一

碧海蓝天

劈柴喂马

不懂得如何用自己的真理

去浇灌自己的生命

那学到的真理越多

这苦恼就越多

直到带着自己的真理和现实背道而驰

这样的人,不勇敢

即使他面对了死亡

真理在心里蠢蠢欲动

让人惊起莫名的害怕

哲人

你需要的不是面对死的勇气

而是面对活的勇气

我不愿接受真理的话

也不愿让现实把我埋葬

为真理而死

和为现实而死

是一样的

我不愿被真理和现实剥离而迷失方向

我要勇敢和现实交流

我要勇敢为真理谈判

 

品质

做一个有趣的人

做一个勇敢的人

做一个真诚的人

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什么是所谓的品质?动物有没有品质?一个人的品质与社会有什么关系?

中国是一个宣扬集体主义的国家,人活着最大的意义不是个人而是集体,我们个人的幸福依赖于集体,最后回到家庭和自身;

欧洲国家是一个宣扬个人主义的国家,人活着最大的意义是寻找个人的价值和存在;

中国哲学最先倡导的是仁智礼义信,几千年宣扬的都是儒家文化,这些都是一个人在集体中的属性。中国最怕出现的是危机,因为没有解决危机的强大武器。所以,只能掩耳盗铃,从最先的文化来看,我们的文化是逃避的,虚伪的,希望人们不要出格。

欧洲哲学最先研究是从个人出发,由宗教开始,最后到中世纪,到工业革命,都是寻找个人价值为中心,他们的思路是个人到家庭到集体到国家,和中国正好相反。他们爆发过严重的危机,付出过惨重的代价,但他们富有冒险精神和先进的思维体系,所以能顺利度过,在中世纪黑暗时期找到出路,最后有了文艺复兴。

最先统治中国的是皇权;而最先统治欧洲的是宗教。

中国历史一直发展到清朝甚至是民国时期,都是皇权在统治着中国,封建社会结构单一,但维持了如此之长,可见,我们并不富有思考的能力和探险精神。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奴性思维在我们的文化体系中变得根深蒂固。一直到现在我们朝代更替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文化而是因为朝代腐败到能够影响到广大人民的性命和温饱问题,此时候,农民才会真正举行起义。而他们起义的原因不是因为文化冲突,仅仅只是因为被逼到了绝路。这样的朝代更替不会起到实际的效果,而只是悲剧的一次次重演。因为将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和民族幸福寄托在一个皇权体制上本身就是不可靠的。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应该算是农民起义中最为响亮的口号。因为这句话对封建社会代代相传的皇权制度产生了怀疑,也对整个政治体系发出了质问。但是,这句话并没有解决实际的问题,而只是被逼到绝路的一句口号罢了。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皇权制度是对的,只是为什么我不可以当皇帝?对于封建社会之外的制度,并没有任何思考。

封建社会能够将人们统治,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的文化体系。人们受到的教育一直是儒家思想的教育,也不会有另外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思想体系让人们成长。儒家体系宣扬的本来是好的,但被统治者用做了镇压人思想的一种手段,思想得不到洗刷,社会就只能停留在它该停留的地方。

中国有机会改变历史的进程,一个是郑和下西洋的明朝,一个是清朝。他们开始接触了外面的世界,但是他们选择的是排斥,中国那时候并没有资本主义和成体系的科学理论。所以造纸术只是为中国留下了诗词歌赋而却促进了西方哲学史的发展。郑和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却不懂得征服,清朝从欧洲引进了枪炮,康熙却当做了收藏品。可见,这种愚昧不是个别现象。

所以,欧洲经过中世纪黑暗的时期,加之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势必将中国远远甩在历史进程的后面。赶肯定是赶不上的。

欧洲最先统治和规范人们的手段是宗教。所以,宗教的地位高于皇权,如果皇权不听命于宗教,宗教可以对最高统治者做出制裁。那么,宗教和皇权有什么区别?

宗教是善意的引导,而皇权是暴力的镇压。皇权不会去研究人性,甚至是忽略人性的,中国历史上的昏君,都不会把人看做是人。宗教虽然也是劝人向善,但是给了人一定自由的空间。宗教为了把人的思维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依靠的不是暴力而是想象,宗教构建了超自然和超人类的神,为的就是我给你自由,但你的自由是由更高的神赐予的,这样,人其实也是愚昧的。但它的好处是人有了思考的空间,而随着航海技术的发展,想象的谎言慢慢被揭穿,神的存在受到了质疑。所以中世纪的宗教也不得不使用暴力来解决冲突。宗教陷入了危机。而哲学的兴起,真正对人的思考,促进了欧洲历史的进程,欧洲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价值体系和社会制度。

欧洲人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要真诚而勇敢。我们祖先在原始草原中觅食的过程,在地球大陆中繁衍扩大的过程,正是说明人的本质是富有探险精神的,人要敢于去打破生存规则。

清朝末期的时候,中国人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但他们认为我们受挨打的原因是科学落后,所以,从西方引进了科学,引进了船炮,但这并不是西方强大的真正原因,所以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被无止境的侵略。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让中国人真正堕落的是英国人的鸦片,它让我们本来就不太清醒的民族,直接精神麻痹。

但是,奴性思维培养了我们另外一种品质,就是吃苦的品质。我想,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比我们更能吃苦,这是我们能在战火中生存下来的原因。看看八年抗战,我们就知道,中国人有想象不到的耐苦能力。虽然打了胜仗,但是人民的思想依然停留不前,社会制度依然破败不堪,所以,需要另外一种强大的制度来让中国继续活下去。

这就是另外一种社会制度,社会主义,正切住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命脉。

中国人本来战战兢兢,没有主见,受了挨打更是害怕。所以,“中国人民当家做主”正是希望听到的声音。他们不希望个人主义的,因为他们没有个人,那就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合起来,一起来发展谋生吧。这应该是中国最初的发展面貌。什么是民主?我们的心里并没有民主的。我们的主流文化是靠,家里靠父母,在外靠朋友,民主也只是你来为我做主的那个主。为什么是这样?因为我们远远没有到达个人主义的境界。

我们文化最为缺失的部分不是学习,而是思考。看看我们几千年的诗词歌赋,大部分都只是停留在最表层的情情爱爱和雄心壮志,现在想来,空的很。因为我们思考的太少,可以把这种思考归结为哲学和哲学之上的文化。

 

民主

他们住在一个城市,却从没有再联系过,她能回忆起的只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对于具体的他只能通过这段感情来想起,时间久了,有可能对于她来说,只剩下对这段感情的回忆。而对于他却想起的是一个具体的人。

崔sir结婚后第一次和他吃饭,话题大变,开始教导我何种样的女孩子是适合的。赵sir和崔sir是我工作上最重要的两个人,我们吃饭的话题离不开家长里短,可是现在他们都结婚了,话题就只能对准我了。赵sir每个星期都要坐火车去看远在他乡的老婆,嘴上说的些大男子的话,可是赵sir老婆在旁边的时候百依百顺,和奴才一样,嘴咧了半张脸。崔sir着装和话题的改变,也是老婆暗暗起了作用。

理想主义者容易活在一个固定而狭隘的模式里,渐渐失去生存和世俗的能力。人们都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其实,世俗中的任何一个人缺点占了大半,而优点只占了小小的一部分罢了,最后这优点还慢慢的在世俗和看法中变得平庸。人们不喜欢离经叛道的人,因为任何对固有思维的打破对人来说,都是一种羞辱。

现在的社会,人们关心的不是民主。假使中国真正施行民主,最后当选国家主席的有可能是宋仲基。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喊出的口号是人民当家做主,其实还是有人替我们做了主,民主仍然是你来为我做主的那个主。

夏风

夏风凉爽,谷雨和刘禾走在梦想的路上。去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地方在你心中神圣无比,激励着你前行的脚步。

我很落败,这挫折让我一蹶不振,以至于我开始尝试吃精神疾病的药物,虽然我知道那东西对神经只是一种麻痹,也会产生很强的依赖,我还是认为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更好受一点。

和小满去医院是比挫败更加痛苦的一件事情,我需要理直气壮地接受她的陪伴。每次去从旅馆去医院的时候,天总是阴沉沉的。小满穿着棉麻裙子,打着伞。进出租车的时候,我回想了一下成都天气,发现大部分的时间里,几乎都是阴天,空气湿度很大,像是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我们穿行在雾中,被远远地带离。

小满说,她喜欢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城市,人们浑浑噩噩,像是住在一个巨大的酒池里。这里无人认识我们,我们也无任何牵挂,人们总喜欢自己被长久的记住,而遗忘才是真正对自己的一种解脱。

我不认为我们现在的状态乐观,因为不论我们承认与否,我们都处于一种病态,这种病态继续蔓延而不做任何规范,进而影响了成都的天气。出租车行驶在高架上,我们的车越开越高,楼越来越低,直到高楼被雾气埋没,而只剩下前方的一段望不到头的路。

我靠在车窗上,小满面无表情,一本正经的坐着,什么也不说,应该什么也不想。此刻,我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改变。我们不可能这么长久地生活下去,旅馆不是我们的家,旅馆的床不是我们的床,小满也不是我的小满。

我发现,我们苦苦经营的爱情建立在一堆废墟之上,我们一直在缅怀,一直在伤感,却没有在爱情中汲取任何养分。这件事并不可悲,反而让我觉得欣喜。车走了四十分钟的时间到达了医院,那座医院破败不堪,位于一个热闹的十字路口。那医院的形象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中而久久不能忘记。现在,我也是绝不敢回到那里去的。

我和小满坐在医院门口的阶梯上,我想和小满沟通,过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我们有各自内心的想法,但我们从来都没有深刻地沟通过,因为我们都不愿承认本已经存在的事实。爱情是生命之上一种更高维度的存在,有诞生,有生长,有老去,有死亡。现在就是爱情死亡的时候。

在杭州生活的几个月里,我时时刻刻回忆着那天在医院门口和小满说了的话。虽然一切不可挽回,但我想把这段话记录下来。截止那时,我们认识已经有整整六年的时间了。

小满坐在我的身旁,和刚来成都的时候一样,低头摆弄着自己的鞋子,我还没有开口,她的眼泪已经滴落在鞋子上。她说:“我并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先别说,我明天要走了,等我走的时候再说。”

我问她:“你说两个人就一直走一直走,最终能走到哪里?现在我觉得我们走到了尽头,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她说:“可能有尽头,也可能没有。只不过是你自己走厌了,走累了而已。”

直到现在,我并不知道答案。如果我们不相爱,为什么能坚持到六年,但如果我们相爱,为什么除了几张模糊的画面我什么也回忆不起来。如此想来,坐在身边的她对我来说,甚至是陌生的。

成都又下起了雨,我什么也反省不出来。正如在迷雾中穿行,不论走了多远,看不到前方是最让人着急的。那里的空气粘腻潮湿,我愿付出我所有的代价,只留一条性命回到我遥远的故乡。事实上,我也只是带回了一具躯体,虽然他已经不具色彩。

 

 

自由

把胜利的红旗插在城市的最高,硝烟刚刚散尽,城市满目疮痍。红旗飘扬,散发的是自由的味道。

为自由付出的代价是毁灭,毁灭即为自由。不论这个城市被谁占领,只有废墟之上的城市是自由的,因为没过多久,这个城市又将恢复原有的秩序,街道整洁而行人匆匆,这个城市又将陷入巨大的束缚。

那飘扬在最高处的红旗已经变得破败,硝烟已经散尽,历史的车轮继续向前,这本城市的书又翻了一页。只有那被保留下来的遗迹,那才是真正自由的所在,废墟被保存,正如自由被长期的保存下去,如被冰封在冰箱里的鱼,鲜艳但不富有活性。

试问那飘扬的旗帜是否向往战争?试问那井然的城市是否渴望被炸毁?我羡慕那遗迹,虽然没有了火药的味道,但那是自由的面貌。

老者说,闲闲散散便是自由。

学者说,目不识丁便是自由。

智者说,糊里糊涂便是自由。

可在这样秩序的城市里,哪里容得下自由?在这样城市生活下的人,看着分类明确的书,哪里能获得自由的所在。倒是经过年岁,经过风吹雨淋的旗帜始终指着自由的方向,它等待着被换掉,而获取暂时的自由。

自由如果是一种生命体,它肯定是生的对立面。有一天,太阳出来,发现自由的隔壁住着死亡。

 

爱情

小满睡去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有时候,我觉得你就在身边,有时候却觉得你离我好远。我并不真的喜欢和你说情话,只是不说的话总觉得内心空虚,可是,说了以后就更空虚。”

夜里下了一场中雨,雨滴打在透明的玻璃上,汇聚成一条条流动的水线而模糊了视线。窗影攒动,窗外的那棵深绿色的树在风雨中不知所措,路灯的光晕打在玻璃上,昏黄,没有一点感觉的色彩。小满已经睡去,她谈笑了整整一个下午,现在她正躺在床上在睡梦中游荡,虽然不知道她的梦是什么,但她的眼睛安详,皮肤松弛,一定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我一个人站在她的窗前,窗台上放着一瓶还没有被她喝尽的啤酒,我轻轻地端起来,那酒漾着耀眼的光,酒是苦的,辣的,她喜欢酒并不是因为醉酒可以换来短暂的愉悦,而是她喜欢这酒的味道。我抿了一小口,又把它放回了原位。

我不喜回忆,更不爱幻想,就强迫自己洗了个澡,然后打开电视,悄悄地坐在她的身旁看了一夜的电视,直到后半夜雨停了以后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窗户明亮,白色耀眼的光从窗外照射在粉红色的被面上。小满不见了,窗台上的酒瓶也不见了,我睡意正浓,又不知不觉地睡去了,只听到楼底下小满喊叫的声音。突然,她举着一双脏兮兮的手进来,兴奋地说:“二,赶紧帮忙啦,昨夜下的雨把我们种花的地给冲坏了。”她的头发凌乱,双手被湿润的泥土沾满,看见她着急的样子,我噗嗤一声笑了,说:“有什么大不了的,零落尘泥碾作尘呢,迟早是要枯的呀。”她着急地说:“赶紧起床啊,要不然有你好看,下面有很多驴友帮忙,因为下雨,去雅安的路坏了,今天都走不了了。”

我想,这应该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有可能西面的雨更大,很多人的旅途因此会受到影响。我想去问问下面的情况,于是真就穿起了衣服,小满说:“就知道你肯定坐不住了。”于是去卫生间洗了手,然后和我说:“我先下去了,你一会自己下来,洗漱的水已经给你放好了。”我大声问她:“窗台上的酒去哪里了?”她头也没回地跑了,远远传来她的声音:“喂-狗-啦!”。

果真就像小满说的,今天本来要动身的一批驴友被滞留了,早上的时候又新来了一批。这样,小小的院子一下子就挤满了人,大家都年龄相仿,并没有因为不能赶路而沮丧,反而围在一起攀谈了起来,小满帮着端茶倒水,替老板娘登记客房。我穿流在人群中,偶尔能看见小满忙碌的身影。这些人来自四面八方,但都年轻傲骨,有着旺盛到过剩的生命力。

我想起了小满昨夜的话,想找她谈一谈,可是,她像是捉迷藏一样穿行在人群中,故意不让我找到。等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酒吧的吧台上和两个人聊天,像是认识好久的朋友。小满手里依旧又有了酒,但几乎不喝,笑声洪亮,完全无视周围人的存在。我真以为她应该是遇到自己的多年未见的好友,可能是初中同学或者更小时候的同学。

等到我想插嘴说话的时候,小满把我拉到旁边说:“你肯定想不到,这哥们和这姐们居然是你们学校的。”于是,小满一一做了介绍,没有想到小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聊出这么大的信息量。

那肥肥胖胖的“哥们”,叫谷雨;那瘦瘦高高的“姐们”,叫刘禾。他们和我同校,谷雨和我就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却从来都没有照过面。虽然小满对他们异常的热情,我却并不喜欢他们,总觉得有一种亲近的陌生感。

晚上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坐在院子的凉椅上聊天,谷雨详细描绘了他和刘禾的行程路线,讲到一路要经历的地方,满脸的幸福和期待。小满说:“本来我们也想往西面再走走,但是现在时间不够了,我过两天就要回重庆。”刘禾说:“以后有的机会。反正那条路也不会跑了。”这样的场合我总是闭口不言,感觉没有说话的欲望。小满却和他们聊的津津有味,可能她真的想继续往西面走走看看。

回到旅馆,我和小满说:“如果你想继续往西走的话,我们也计划计划,看能不能行。”小满说:“我并不太想去。”我问小满:“你记不记得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小满说:“当然记得,我并没有喝醉。”说着她不由自主地走向我,拥在我怀里的时候,她说:“我感觉到你的身体有时候很热,有时候却很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你,更不能确定你是不是爱我。可是,我并不想考虑,我只知道,爱情可能就是一条长长的铁路,我们只知道按时按点停停走走,直到到达终点,虽然我们并不知道终点在哪里,我更不明白为什么我只能前行。”对于这样的她,我始终不知道如何作答,仅仅是更加用力的抱紧她,给她以仅有的一点温度。

 

 

最爱

小满从来都不打伞,即使雨下得很大。她说:“人和树一样,需要浇灌才能长大。”

在成都住了几天,小满和旅馆的那对夫妻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们三个人经常坐在一楼酒吧的沙发上聊天,昏暗的灯光,小满喝着他们的啤酒,忘记了我的存在。我一直觉得小满像一只顽强的小草,不论在哪里,都可以生根发芽。

那对夫妻从云南而来,开了这个旅店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他们听来来往往的故事,继续自己的故事。小满看见荒芜陈旧的院子问:“好好的院子,为什么不打理呢?”老板说:“她怀了孩子,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孩子身上,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打理。”小满若有所思,说:“你们不介意让我打扫吧?”那对夫妇只是说:“这有什么介意的,只是你过几天就走了,何必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小满哈哈笑了,说:“闲着也是闲着,我也很想在成都开个旅馆呢。”喝酒的时候,她已经开始筹划怎么收拾院子了。

接下来的时间,小满不再拉着我去这里去那里瞎逛了,其实成都也被我们逛得差不多,她开始精心打理这个荒弃的院子。我只能在旁边默默地打打下手,她挨着把台球桌子,地下,凉椅擦洗了一遍。她穿着我的衬衫,挽着袖口,并不戴蓝色的项链,头发向上挽着,认真做着她的事,偶尔会抬起头来叫一声我的名字,确定我就在她的不远处,我像是她放养的一只宠物,听见我的回应,她又继续做自己的事情。院子里就我们两个人,偶尔有住店的旅客经过,她就会热情的服务,好像是自己家的旅馆一样。院子的门口有一排篱笆围成的松地,看来是专门用来种花的,小满就领着我去逛最近的花市,最后居然花花绿绿种了满满一地。

院子让小满打扫的焕然一新,来了的客人都会啧啧称赞,有两个明天准备动身的客人问小满可不可以打一会台球,小满说:“当然可以了。”那天晚上,院子里聚了好多人,有从西藏回来的,有准备动身去西藏的,那棵深绿色的树向上生长着,我们谈天说地,像是一帮久违的朋友一样。小满坐在我的怀里,夜有点冷,我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温度,绯红的脸,葡萄一样的眼睛,她依旧喝着酒,偶尔会凑到我的耳边悄语,和我说最美的情话。这些情话传到我的耳朵里,让我的心搏动,就像暴雨浇灌着蓬勃生长的树木一样。

小满有些醉,和我说:“要不然我们更名改姓,永远地住在这里吧。”

我说:“那我们叫什么?”

她回答说:“你还可以叫乔二,至于我呢,我不想要名字,因为那对我是一种束缚。”

我没有回话,她葡萄一样的眼睛久久盯着我,那也许是大庭广众下最好的吻,我们在趁着夜色苟合。月阴浓重,院子里的我们都是弃子。

我问小满:“你自由吗?”

小满说:“不自由,因为有你。”

我问:“什么是自由?”

小满说:“自由不是通过压抑欲望达到的一种平衡,而是放弃理性唤回的原始野蛮。按这么说,我不自由,正如和我相伴二十多年的名字。”

小满特别喜欢喝酒,一喝酒就特别高兴,虽然和生活中的她判若两人,但都真实存在,让我不可辨别。或许这两个人都是她,正如我们把自己内心深处最宝贵的东西深藏而以虚伪面世。小满很少哭泣,因为等到醉过以后,她又回到了那个绝对理性束缚下的人。小满经常和我说:“喝酒是一种仪式化很强的行为,人不应该随意喝酒,要喝就一定要喝醉。”

 

 

 

转经筒

窗外有一颗深绿色的老树,枝桠伸展,遮住了一半窗户,阳光顺着另一半窗户投射进来;小满穿着我的衬衫,站立在米黄色的阳光下,清晨的阳光柔顺,走遍了小满的每一寸肌肤,她的手向上伸展着,在触摸并不存在的尘埃,她久久地站立在窗前,似是若有所思,亦或者脑袋里一片空白,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感觉到她的眼睛一眨一眨。

我们还是去那家常去的面馆吃面,老板娘看见我不是孤身一人,倒是惊奇地盯了我好长时间,最后客气地为我们服务。小满说,老板娘,你这里有北方的吃食吗?老板娘说,有,面就是。没过多久,就上来两海碗面,上面浮着一层厚厚的红油辣椒。我说,这就是成都的北方,凑合吃吧。小满不满意,和老板娘要了一碗面汤,夹一筷子面,在面汤里面涮一下,然后才吃。自己吃得得意洋洋,像是真的吃到了北方的白面条。等到吃完的时候,一碗清面汤变成了一碗鲜红的红油汤,抹了抹嘴自言自语,有家里的味道。

小满说:“据说,武侯祠里面的柏树很有名,我们去逛逛吧。”武侯祠离我们住的地方只有几百米远,有一天我闲来无事,买了一张票,在武侯祠里逛了整整一个下午,从前门逛到刘备墓,又从刘备墓逛到前门。我和小满说,柏树是好,但没有书里说的好,还不如不去的好,去了一看和书的不一样,那多失落啊。小满说,不然啊,书里说的再好也是假的,实际体验了不论好坏那都是真的。她说的时候,老板娘收走了桌子上的碗,边收还边说,这姑娘吃饭真讲究了。小满就问老板娘说,阿姨,武侯祠里面好玩吗?我很想去看看。阿姨说,好玩的很咧,名胜古迹啊,《三国演义》的诸葛亮就在里面。然后竟放下碗筷抹布,和我们讲起了六出祁山的事,我看见阿姨慷慨激昂有些搞笑,小满听的有些迫不及待,拉着我起身就走。

万物皆有灵性,好比武侯祠里的柏树,四季常青。小满拿着手机在前面左拍右拍,我就跟在她的后面给她当导游。中午的太阳有些毒辣,我们逛累了就坐在游廊的台阶上休息,她坐在我的旁边,额头上都是汗,但兴致勃勃,高兴极了。她喝水的时候,我边给她擦汗,边问她:“早上的时候,你一个人站窗前想什么?”小满说着话还顾着喝水:“凭什么要告诉你啊。”说完就自顾自地扬起脖子喝水,我不想扫了她的兴致,看见她高兴,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有些问题她始终没开口问,我也不知如何提起。

武侯祠的后面是刘备的墓,埋着刘备和他的夫人,一个很大很大的圆形土堆,外面砌着一圈石墙,我们就沿着石墙一圈一圈地走。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小满抱着我的一只胳膊,四周无人,只能听见柏树上的鸟声和人造池塘的流水声,小满走累了,说;“我想睡觉。”于是,我们觅到了一处偏僻的凉亭,那里几乎没有游客打扰。

太阳按着它既定的方向缓缓前行下山,池塘里的流水不停,武侯祠林立的柏树投射下斑驳的影子随风飘摆,我感到了一丝凉意,于是更加抱紧在我怀里已经熟睡的小满。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在那个下午获得了短暂的安宁,我看着小满,小满沉沉地睡着,或许她的梦在很遥远的地方。我自然 地闭上了眼睛,一切都变得异常安静。我意识到早上小满站在窗前的那一幕,因为旁边那个熟睡的人同样也给她带了短暂而珍贵的片刻安静,她不希望我醒来,正如,我希望她就这样长久地躺在我的怀里。

 

高铁

我坐在从成都到武汉的火车上,白天,窗外只能看见起伏绿色的山,当看见有住房和街道的时候,我们抵达了下一个站台。有上车的,有下车的,交织在一起,打了个扣,列车员混迹进去,维持着秩序。

我站在站台上,行人匆匆,记忆中只有行人,连一张清晰的脸也没有留下。我打开手机,给回到重庆的小满发了一条短信,假如我们此刻不再联系,我们被最后保存的回忆是不是还算完整。

站台上的人总是很紧张,高度的紧张最容易让人丢三落四,所以,路途中经常会丢东西。我吸完了一根黄鹤楼,回到了房子大小的车厢。车开动了,楼房和街道又在慢慢消失,我们又在抵达下一个目的地。火车提速呼啸的时候,小满回了一条短信:不算,因为结尾是分道扬镳。然后问我走到哪里了?我回,下一站。

小满来的时候我蹲在马路牙子上,天正下着小雨。来之前,我在电话上和她说,我在成都,想让你来看看我。于是,她请了三天的假,当天下午就站在了我的眼前。她见我的时候,我已经呆在旅馆里有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了,旅馆对面的三字路口有一个自动取款机,我每天去那里取钱,然后去旅馆门口的一个饭店吃一碗面。我住的那家旅馆是一对年轻夫妇开的,一楼是酒吧,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摆件,有点暗,书架上的杂志基本都没有更新,门口摆着一个台球案子,落了一层厚厚的灰,旁边立着一把凉伞,伞下几张几乎没人坐的椅子。楼上是客房,我住在靠街的一面,每天听着成都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和人,很多骑行的人都住在这里,每天早上都有从这里出发去西藏的团队,穿着骑行服,车子后面插着旗子,标语醒目,像是出征。

我漫无目的地蹲在马路牙子上,她站在我眼前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小满什么也没有说,她也无需言明自己的来意。我坐在地上,不知道以何种姿势站起来去面对她,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的时间,行人路过我们身旁的时候,还会好奇的回头张望。见我没有站起来的意图,她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弯下腰拨弄着自己的黑色凉鞋。雨越下越大,长发遮住了她的脸,我看不见她的表情。

过了很久,她把我拉起来说,“跟我回家。”这时我才有勇气去抬头看她,还是齐肩的短发,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高跟鞋,身上没有一样多余,和邋里邋遢的我显得格格不入。我像是一只失去航向的小船重新找到了回家的路。

火车向前行驶着,从没有回头的机会,等我到了武汉的时候,武汉也是淅淅沥沥的雨,彻骨的冷,从武汉火车站出来的时候,我只身一人,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帆布包,我对自己说,现在去哪里呢?

小满坐在我身旁的时候,我知道她在表示愿意和我承受这一切,她不善表达自己的观点,正如她从来不会花言巧语一样。那一刻,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之间的回忆在这一刻停止,我将陷入难以自拔的深渊。

天桥

天还在下着丝丝的雨,扔掉手里的烟头,我感觉到有些寒冷。城市仍然是车来车往,但我觅不到任何声音。我翻开手机,通讯录里有一千多个号码,但是我始终找不到她的号码。我站在天桥上,雨自上而下,车自北向南,时间在流逝,我一天天老去,她也在另一个我知道的城市里一天天老去。我不喜欢老去,因为它让一些本已模糊的回忆更加模糊难寻;我同时也喜欢着老去,因为时间让发生了的事没有任何更改的机会。

我的脑袋被酒精淹没,情绪被香烟麻木,我已经忘记了刚才酒桌上的人,忘记了我的毕恭毕敬和小人嘴脸,忘记了我身上肩负的事和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我想睡一觉,就在这座让我安心睡觉的天桥上,雨洇湿了地面,整个城市陷入了巨大的安静,好像是怕打搅了我的美梦。我熟悉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每一条街道上的每一个门市,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余年的时光。是父母把我带到了这里,我又在这里组成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十几年前,我只是因为身体原因来这个城市逗留片刻,没有想到,我再没有长久的远离这里。

这座城市耗尽了我最美的年华,十余年过去了,它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却在和我相处的时间里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让我依赖,以至于成为我存在的一个明证。假如有一天我离开了这里,我想这座城市是会发生变化的,正如城市通过下雨这种特有的方式来迎合我的心情一样。所以,我不会埋怨这座消耗我生命的城市,因为对于它,我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这里有我的家,就在前面不远处的拐角。虽然我时刻带着开门的钥匙,但我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它了。不过,我仍然眷恋着它,想念着它,即使是离开的每一分钟。想到这里,我很想回去看看。但是我不由自由地坐在了天桥上,透过天桥的栏杆,我看到一排排熟悉的楼房,我甚至能识别每一辆从桥下经过的汽车和汽车里面的人。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仍然有一个早已经不存在的人活在我的心里。他年轻,富有生命力,活跃,富有想象力,他像一只奔跑在北非草原上健壮的狮子,他像一只游荡在太平洋里张扬的鲨鱼,他无畏,他勇敢,他感情丰富,他暴躁自负。最终,他变成了我。不论现在的我成功或失败,富有或贫穷,他已经不复存在。他也曾站在这座天桥上,城市给它以明媚的阳光,他也曾看着陌生的车流,怀揣着种种蔑视和无畏。

当我远远看见朋友们从酒店东倒西歪地出来时,我知道,老去,是人生最大的失败。他们的心里也住着另一个早已经不复存在的年轻个体,而他们迟迟不愿忘记的原因是因为除了自己,没有能证明那旺盛的生命曾经存在过。

雨丝变得密集起来,寒冷的空气让我的意识慢慢清晰起来。我挣扎着站起来,想和他们汇合。谷雨趴在酒店门口的石雕白色大象底下吐个不停,一手扶着腰,另一只手扶着象的鼻子。我同情他们,虽然喝酒的时候他们一直哭个不停,却不知道为何而哭。我们想念故人,无非是想从故人的身上找回那生猛的自己,因为只有故人能证明彼此的曾经真实存在过。

 

 

二维的世界

我们活在一个三维的世界里。

因为时间的原因,什么事情都可以既往不咎。

 

六爷

后来六爷死在一片冰湖上,用死捍卫了某种顽固的尊严,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