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6-03

未来

人想象的能力包括对自己的未来做设想。

我认为我们的七情六欲存在在六个维度里,自己的未来,现今和过去,别人的未来,现今和过去。

如果对自己的过去充满信心,即骄傲;如果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即自信。人除了消耗大部分时间在现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想象那并不存在的过去和未来。

人对未来的设想能力对人类进步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如信贷体系,我们通过信用卡来提前预支未来而当下得到所得。如人们对自己,公司,国家合理的规划和构想,它帮助我们更好的生活和壮大。但我们的大部分负担也正是来自于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

未来增加了我们的情感负担。对未来过多的考虑会让我们产生很多恐惧,害怕,忧愁,悲观的情绪。

设想一只非洲草原上的大象,它并不懂得规划自己的未来,随遇而安,偶有一天被猎杀或者饥饿而死,它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欲望和遗言。如果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不一定比其他动物生活的幸福。

希腊的古典哲学里有一种酒神崇拜,大意是他们崇拜人在一种类似“酒醉”下的状态,这种状态可以让你忘记未来的担忧,过去的失败,只沉醉在当时当下。罗素说,恰恰大部分人类伟大的发明和进步都是在一种类似“酒醉”的痴醉状态下完成的。

现实生活中,不论是沉醉在某一行业中,还是沉醉在爱情中,都是人最美的状态。不可想象假如把我们思想中对未来设想的部分去掉会剩下什么?我们可能会更加幸福。

设想半小时以后你要面对几百人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演讲活动,那在接下来的每时每刻你都会设想半小时后会发生什么,你焦躁不安,你数星星,你数绵羊,设想了种种结果,但最后去了会场发现空无一人。

人把握未来的能力其实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如果你女朋友说,在一起开心就好,千万不要当真。

 

 

监狱

那监狱曾把我囚禁

时间曾让我尝尽苦头

我自小从这里成长

狱长说,留下来吧

狱长说,就这么走吧

我相信过什么?

亦或怀疑过什么?

狱长举鞭

我奋力抓住那血淋淋的鞭

旁人说,你这个小小的囚犯

我却说,我的心里也有一方看不见的天

他们根本听不见

我羡慕那小鸟虽小

却时时拥有一方天空

我羡慕那天才短暂的生命

因为他的自我存在过

哪怕短暂的一刻

我羡慕那夸夸奇谈的人

我羡慕那妄自尊大的人

我羡慕那早已死去的人

我抓过血淋淋的鞭子

却狠狠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因为监狱的门大敞

我却在众人的眼光下畏葸不前

 

 

 

抽象

如果想把现实中的事物在计算机中得以一一表示,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首先是现实事物的共性是什么?即类型。

我们发现计算机语言开章讲解的内容一定是数据类型,毫无疑问你会发现,任何计算机语言的基本类型都可以囊括现实生活中你想要表示的任何事物。

那如何让计算机表示现实事物之间发生的关系?即控制。

我们发现计算机的三种控制结构,顺序,循环,分支,即可以表示事物之间产生的所有联系。

这都是计算机语言的基本元素。这是衡量计算机语言好坏的第一步。

而现实事物中有些复杂的事物是基本数据类型所无法表示的。那我们要不要创造新的数据类型呢?不用。而是组合基本数据类型,即复杂数据类型。这可以弥补不足,同时付出的代价最小。这是衡量计算机语言好坏的第二步,即组合的能力。

最后,当我们要利用计算机实现复杂结构的时候,我们希望可以把数据类型和控制结构组合在一起,抽象成一个个基本的操作,即我们不用在每次修改和增加功能的时候,从最基本做起而只需要调用抽象出来的单元就好。这是第三步,即抽象的能力。

计算机语言的基本数据类型和控制结构大同小异,那衡量语言好坏的标准,我想就是抽象的能力。在计算机中遇到的函数,类等等等等,都是为了抽象底层,方便的构建更高层次的应用。

但是,函数式编程却不是发挥了抽象的能力而是控制结构。

抽象的能力越强,所能实现的功能应该就越强。

计算机也是这样,计算机的细节是高低电平的组合和变换,层层抽象得以实现相当复杂的功能。这依赖于计算机抽象的能力和对抽象过程细节准确度的把握能力。

如果把这种方式推而广之,任何事物都是由最基本的元素(包括类型和操作)和抽象得以实现的。如桌椅板凳,人,历史,文学,中文。

而创造就出现在最基本的元素和抽象之间。如艺术家用基本的材料和技法创造自己的作品,建筑师用基本的建筑器材和建筑结构设计自己的作品,小说家用语言和技法创造自己的作品。

那么,学习一个事物或者一门学科的方法就是找到最基本的元素,然后构建自己层层抽象的能力,正如我们把一道数学题分解成为几个小知识点去各个击破最后组合得到解一样。

而对于任何一门学科来说,重要的不是最基本的元素而是抽象的能力。如画画,写作,最基本的技法就那么几种,但最后到底出神入化是需要修炼和不断回看这些基础的。为什么基础很重要?因为它是我们得以抽象的最基本工具。

学科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解释世界和促进人类的发展,但我们大多人学习学科的目的不是贡献全人类而是为了自身。我们大多数人学习的最后目的其实都是很庸俗的,即以此来换取物质回报,得以在社会上立足。所以我们一味追求的是机械的模仿和记忆,而不去了解事物的真相,反思学科的本质。这是学不好滴。

那么,在我们见到的所有的最基本的元素中能不能提炼出一种共性的东西供所有学科使用呢?

 

 

 

关于《源氏物语》的一点感想

读书需要具体的情景,很多人说《情人》好看,而我觉得平平。平平的原因是我不能体会作者是在怎样的语境下写的,而只能从小说中看到作者想表达的东西。

以前不看《源氏物语》的原因是因为书中的插图,穿日本和服的人,披头散发,这种陌生让我害怕。

后来去图书馆,偶尔看见了丰子恺翻译的中文版,这种情情爱爱的书,一看就上瘾。

虽没看完,但剧情一定是源氏从一个女子到另一个女子,所以这样的书不能掺杂道德观念。

而真正关注的应该是小说中一个个令人心动的情境,这让我最难忘,《源氏物语》很像一幅幅人物水彩画,色彩鲜艳,有中国唐朝的感觉。

源氏是一个滥情的情种,有人会骂他,但他最容易被人爱上。他的爱情观是无底深渊,永远也不能填满,所以,他一直处于一种恋爱的状态。

源氏的爱情或许是因为母亲而喜欢亲近女人造成的,如果和《红楼梦》比,相通的地方是他们都喜欢亲近女人,但一个越界了,另一个没有。丰子恺翻译的时候旁边可能就放着一本《红楼梦》。

这里的爱情因为没有道德和伦理的约束反而变得纯粹,发乎情,止乎性。

我却更加喜欢这样的爱情。

荒诞

当事物没有按照大众思维的发展顺序或者合乎逻辑的顺序执行下去的时候,荒诞不免就会发生。现在生活中不免有荒诞发生,躲避不及,会显得尴尬。

生活在校园里,我身边经常会有这样的尴尬发生。因为自尊心或者是因为不分解释的误会。我常常想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我为什么要这样。但我一直没有去解释,因为后来我发现,人聚聚合合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论是友情还是爱情。而我最不愿意的是以自己的自尊建立的高墙去远离任何一个本已经陌路的人,最多的,我感到的是一种惋惜。

感情是人类幻想中最为伟大的发明,我们会通过语言文字行为表情去加固自己的感情,好让自己变得不再孤单,然而我们感到孤单的原因其实是不敢。

荒诞。荒诞地学习,荒诞地思考,荒诞地生活。

为什么要荒诞?因为人本来就是浑浑噩噩的度过本来是最为美好的生活。时间,没有被烙下任何深刻的印记。

最为重要的不是生活的最好,而是最多。不论生活中的何种经历,最终它只会让我们变得越来越远离荒诞。

人为什么要不停的学习?如果我们只是把学习当成一种工具,有什么样子的考试内容,就对应学习什么?工作需要什么,就对应学习什么。那学习对我们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学习是不是仅仅只是我们获取物质生活的一种手段?

我想这仅仅只是学习最为低级的一种功用。而最为重要的是学习会让你看清事物的本来面目。我们学习,看书,读报,就是希望通过这些媒介去了解外部的世界,而足以让我们认清这个世界到底是何种模样。

可是,学习把我带入了另外一种“歧途”。我不再为现世的功用去学习,这样的人有可能在现实生活中会变得格格不入。他建造了一个更高级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有满足他精神需求的所有东西,所以,他开始慢慢厌弃这样的物质生活而开始逃避。慢慢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方向,而为自己建立了一个理想的环境。可是他总是在现实生活中屡屡受挫而变得畏畏缩缩。

理想主义是好的,但担负理想是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的,生活在理想的世界里也是好的,但你要学会接受梦醒的时候要如何睁眼看世界。

我觉得我应该做的恐怕就是将现实拉进梦里吧,给自己多点时间。

一个不会思考的人看哲学,就如同一个不会喝水的人掉进汪洋大海里,最终的结果就是让你的思想溺水身亡。

哲学的最终功用不是为了找到答案,而是为了找到幸福。

如何去思考?正如如何去学习?柏拉图说,不会思考的人不值得过一生。为什么?因为思考能让知识变为智慧。

不争去想清楚事物的本源,或者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亦或者为什么生活?

再一次看完《人类简史》的时候,我觉得人有其个体性,也有集体性。试想想物种演化到今时今日,到底失去了多少不可计数的生命?而那失去的生命到底对他自己或者对后世产生了什么影响或者有什么意义?这样的答案,我想都是徒劳的。

所以,人们只会关注自己的个体性。满足自身小小的生理需求和精神需求。生理需求来自于我们的生物特性,而精神需求来自于我们构建的想象,诸如伦理,诸如友情,诸如尊老爱幼,扶老太太过马路。为什么一个品行不好的人去扶老太太过马路也会得到精神上的愉悦呢?而为什么他又是一个品行较坏的人呢?这些来自于我们的虚构,这些虚构构建我们生活的每一个步调。所以,王小波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中会说,对生活种种设置是人特有的品质。

为了找到意义,我们大肆发挥想象,为一个个个体属性的人找到了或精神或物质的生活意义。而哲学家就是用来揭穿这个谎言的。所以,所有的哲学家无疑都不会看重自己的个体性。他们生活的意义就是为了人类的集体性,所以,苏格拉底获罪并没有逃跑。而他们探索的目标就是在纷繁复杂的个体中找到一种公共的属性,来赋予个体真正的幸福。

荒诞。

 

 

 

孤岛一人,有没有存活下来的几率。

有个人和我说过,人晚间的时候智商最低,表白成功的几率最高。爱情里身经百战的人,我最惧怕。

因孤岛能否存活的问题,和对这类人的惧怕,让本来准备睡觉,以明天早上好好上课的我不能入睡。

叔本华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承认自己的无知,肤浅和焦躁。

有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即如何把生活中的种种激情,困难,兴奋,忧伤,升华成为世人能理解或者不能理解的大众艺术或者个人艺术?

读叔本华的时候,我已然读了相对来说好多的书,但是他让我回想了一下,自己到底收获了什么?无非是收获了有限的文字而已。

读书多了,人思维的能力就会下降,因为书本帮助你进行了思维;而让人真正成长的是通过感受和思考的能力。

就像张无忌学习了九阳真经以后,任何派系的武功都能被其吸收而不流俗于一个具体的派系,读书亦如此。你首先需要自己核心的思维能力,然后从广大书本中吸收,提炼,升华,但你必须具备足够的思维个性而不被书本所淹没。面对书本的时候,你是皇上,而书本是下臣。

再者一点,我慢慢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至于委屈自己,发现这样的改变对我来说是一种进步,然而又引来了另外的困惑,即一旦交锋,该如何周旋处理。

爱情之于我举足轻重,于是以我之眼,所有的女性应视爱情如生命,发现此言大大差了。

爱情有爱情的规约。总而言之,不要卑微,也不要委屈自己,如果获得爱情的途径让你感到卑微,我宁愿不要这爱情。相反,我喜欢高山流水的友谊爱情。这些东西,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以前觉得紫式部的《源氏物语》给我诡异的感觉,一直不敢看。今天去图书馆不经意看到了上册,一看就上瘾,故事好,对爱情的理解也够透彻。

读完叔本华,我想把所有的书放一放。

关于孤岛的问题,我想是有解答的。每个人也有每个人对付孤岛的办法。

如果把人类的孤独看做是海上立着的一个个孤岛,那从存在的角度出发,它必然客观存在。

叔本华说,要么庸俗,要么孤独。我宁愿进入这庸俗,因为我不会对孤独进行升华和思考,以至于大部分孤独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种近乎无聊的状态,这个答案我还没有找到。

反过来说,现实生活中,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真正懂孤独的人,真正懂书本的人,真正懂文学的人,真正能承受孤独的人,真正能升华的人。而木心等人只是告诉了我们一个结果,但他对过程从未透露半点。

我拿着这结果,长久的介于孤独和庸俗之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仍然想着学习,因为这学习给与了我充分的愉悦和快感,可能我的爱好就是出于对文学的一点点热爱。

但是,我又写不好字,出不了作品,成不了体系,总是有看不见的死角。这些某些程度上消磨了我对文学仅有的一点点热爱,但让我舍弃,我却觉得心有不舍。看看以后的路,我有相当自信的规划,以至于可以写出东西,但我时刻告诉自己,写出写不出来,真的不大要紧,要紧的是文学带给了我什么。

我对文学的缺点是主人翁的意识太过于强烈,以至于我很难以透过作品看到作者本人,继而看到品质和性格。我知道社会中有的是形形色色的人,小说中也有的是不同性格的人,但我从没有试图让其复杂化,只把部分的人活在了我的认知里面。

书本或者说文学给了很多思考的机会,但我可能没有充分的把握或者缺乏现实生活的历练,虽然常常会得到书本的共鸣而醍醐灌顶,但这思维很难为我所用,原因在于我们之间的认知太浅。叔本华说,一个丰富的但杂乱无章的图书馆远比不上一个数量有限但整理有序的图书馆,如果把图书馆比喻成人的思想也是这个样子的。而因为我所读的书太杂太泛,以至于让我产生了烦躁的念头,因为一部作品,一个作者就代表着一种思想,而我也有自己的思想,这样同流是很困难的,我需要时间去适应而不是继续填鸭式阅读。

因此,有一段时间我拿出主要的书和人,《黄金时代》和王小波,想以他的书和他的人为主要脉络来吸收其他书本的养分,因为王小波的思想视野很开阔,虽然他是一个理科生,对小说是业余,但是他一定是一个相当合格的小说家,是具有一定鉴赏能力的,再加之他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对语言的把握能力,他就把我吸引,或者说开导了。

后来,我从莫言读到了陈忠实,发现他们的思想境界都是无欲则刚,有容乃大,这应该是写长篇小说所必须具备的一种心理品质吧。最重要的是认识了他们对小说全局的把握。这一点,王小波是做不到的。

后来读到了木心。木心的知识体系我根本不懂,被他吸引的原因也是因为其独到的鉴赏力和认知的能力。这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但是他的书除了《文学回忆录》能读懂外,其余的书,文学性太深,根本是一知半解。于是渐渐对王小波的《黄金时代》看淡了,后来只是涉及了他的一些杂文。

木心真正让我佩服的不是他的才华,而是他特殊经历后积攒出来的智慧,听这样的人讲课,一定是妙趣横生,不幸的是,我的文学素养达不到要求,以至于读他的全集很是费劲,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他是个掉书袋。有时候也会觉得他写东西的时候也是极尽所能。

看《木心读木心》的时候,不知道他算不算是一种自夸,平白直叙有平白直叙的理由,引经据典也有引经据典的妙用,只不过,有些我看出来了,有些却没有看出来。但这些对我都不重要。

于是,又被他影响着,心里琢磨着他这句话为什么这样写,那句话为什么那样写。

然后是断断续续补一些古典文学的知识。,算是有些吃力吧。这样虽然写不出作品,但现在可以具有基本的识别能力,什么样子的书能读,什么样子的书是不能读的。

今年读的第一本书是《人类简史》,发现自己该读一部分哲学方面的书了。于是买了一套《西方哲学史》。木心说过要以哲学的心态看文学,文学的心态看哲学,这是一种观照的学习方式。

初读了哲学发现,它的层级比文学要高。读的过程像是洗脑的过程一样,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让人不得惊叹古人的智慧,以至于拍案叫绝。

哲学研究什么?我不太清楚,但哲学能锻炼一个人的思考能力。

柏拉图说,未经反思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因为这样的生活是不真实的。这样的话,如果现在读到,我想恰恰好。

人庸俗与否可能也是取决于人是否会思考。

回到那个问题,我想即使把任何人丢弃孤岛都能够存活下来,原因在于现实中的我们无不是身处孤岛,所以,我想庸俗的对立面并不是孤独。而是善于利用孤独的时间去思考罢了。我们的孤独都是半斤八两,因为,这是我们的有思想以来的副作用罢了。

所以,我觉得要么孤独的庸俗,要么孤独的高贵。不论如何,你总是不为人知的活在世上。

 

公交车

公交车从十字路口而来。车在拥挤的车道上停下,后面跟着一串车,无奈的响着喇叭。

我被售票员硬生生塞上了车,车的吊环上环着满满的手,男人的手,女人的手,戴着戒指的手,不戴戒指的手。一对情侣在拥挤的人群里鬼鬼祟祟,一伙上学的初中生满头大汗,三四个大学生谈笑风生,对面前的不适熟视无睹。发动机轰轰作响,无人的时候,司机经常骂爹。售票员面无表情,手里拿着一沓青绿色的钞票,站在下车的楼梯最低处,倚着门,任凭乘客的胳膊把他的头发弄得鸡零狗碎。有个女人说,我觉得我老了。她戴着一枚青色的戒指。

对于劳苦的女人来说,相对于脸,手更加容易老去,因为手要比脸更受摧残。而这样的女人一旦摆脱劳苦,那最先保养的,应该也是自己的手。

能暴露人年龄的,应该也是手。因为手是最难保养的部位。而如果你上了年纪,然后辛苦去保养自己的手,不旦没有效果,甚至是适得其反。

我曾一次次在这样的状态下,在两地来回。这里的公交不像是公交,而更像货车,因为我们始终是被装填的对象,虽然我们对此毫无介意,但这样的事情却发生在我们的每时每刻。

HE

没有他

这个世界将黯淡无光

现在

他走了

这个世界也就真的

黯淡无光了

爱情保卫战

想象。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想象。

当几万年前的智人在原野上狂野奔跑的时候;当他们过着采集生活,每天浪迹天涯的时候;当他们开始慢慢摘采树上的果实,站立起来瞭望远方,探测敌情的时候,他们慢慢变得直立行走,脚掌变得越来越大,手掌变得越来灵活,而可以从事很多的活动。因为直立行走,人类的盆腔慢慢变小,产道渐渐变窄,而因为智力的原因,人类的脑容量变大,脑袋体积变大,所以,脑袋从产道出来变得越来越困难,而出现了很多难产的现象。

小鹿出生没有几天的时间就可以独立行走,是因为小鹿在母鹿身体呆的时间足够长而发育完整。但是因为难产的原因,人类便没有足够的时间在胚胎里面发育,所以从整个生物学上来说,人类都是早产儿。

人类因为早产而变得脆弱不堪,这就需要在一生下来的时间就得到保护和抚养。所以,孩子仍需要母亲的呵护和照料。当几万年的原始部落中的妇女独自生完孩子以后,母女两人十分脆弱,他们需要整个部落的悉心照顾和长时间的保护。正因为责任是整个部落的,孩子和母亲却反而得不到很好的照料和保护。

我们爱情的祖先alice和bob看到这一幕,看到了部落中其他成员的遭遇和推卸责任。此时候的alice对bob倾心已久,而bob对alice也是爱慕不已,所以,当毛茸茸的bob顶着巨大的阳具,拿着充足的食物来到alice面前的时候,alice选择和bob在一起。此后他们的生活稳定而幸福,alice有了孩子也不用担心没有男人来抚养。他们因为爱情而构建了最初的所谓家庭。后来整个部落发现家庭这样的组合方式更便于发展和繁衍,于是争相效仿。现在想来,爱情不过是繁衍的一场骗局。

为了巩固这样的观念,人类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家庭的观念慢慢根深蒂固,只不过,原始的家庭我想应该是通过暴力和肌肉获取的。人类将这种结合的方式更加理想化,扩大化,便诞生了我们说的爱情。爱情开始在人们的嘴上口口相传。而得以让爱情壮大稳定以及成为爱情观的恰恰是语言。人类语言不仅有陈述事实的能力,更有畅想未来的能力。于是,便有了甜言蜜语,有了山盟海誓。文学作品中所见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我们的诗词歌赋无不是这样。如果去掉与爱情相关的文字,文字将成为死板的数据而变得没有文学性。我们自出生起便开始想象文字描述的爱情,那些悲的让自己可欢的文学作品开始进入我们的脑海,爱情也在口口相传中,变成我们的欲望。但归根结底,爱情是性的文明解释罢了。而这构建我们最初的爱情观。

后来有人将爱情的想象继续理想化,而变成了柏拉图式的爱情,我想因为它已经违背了爱情的基本准则,而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不论是母系氏族还是父系氏族的时代,所谓婚姻都是一对多的,封建时期的王孙贵胄有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最为明显的便是皇上,后宫佳丽有三千,换句话说,其实是皇上掌握了人类繁衍的权利,后宫的数量越多,他能繁衍的后代就越多,这和几万年前的智人之间为配偶权而争斗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

后来,人类觉得男女地位不够平等,开始追求自由恋爱和一夫一妻制。想想现在我们的人类都不是完全的一夫一妻制。为了规范我们的行为制度,我们假想了一套法则,也就是婚姻相关的法律,这种法律被我们所在社会公认而成为一个评判的标准。

当部落开始分割,随着经济的增长和社会制度的完善,人类再不用成群结队的觅食和打群架了,于是乎,家庭成为了我们生活的最小单元。而到底什么成为了我们家庭成立的基础,即维持婚姻的基础呢?我想它与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息息相关。也许在文明还没有开化到我们这个地步的时候,部落之间仅通过他比你多一只鹿的食物就会吸引更多的女性;当人有了文化的时候,便有了媒妁之言,婚姻大事交于父母去做决定。而因为人类的不断发展和对文明的探索,人们有了基本的审美和向往,于是我们经常看到古代对爱情追求和向往的文学作品,文学作品是先于社会发展的。

来至今日,爱情也许成为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主色调,而现实的阵地却牢牢掌握在丈母娘和婚姻的手里。把互联网上情情爱爱的文字全部去掉,我想豆瓣马上就会关门大吉了。

我不愿谈论今日今时,存在于我们之间的爱情观,因为我读不完整,这里是一滩浑水,你能看到宣扬爱情的人,也能看到因为爱情得到婚姻的人,也能看到纯粹婚姻至上的人,但这些都不能说明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不是出在婚姻,而是爱情。他们之间的界定那么明显却又不被人注意。

我不知道爱情会不会消亡。有朝一日,你突然发现,你身边alice和bob的结合也是因为巨大的阳具和充足的食物,或者仅仅剩下了充足的食物。那时候,我想我们的后代便不会听到爱情这个世界最美妙的名词。

 

南极觅森林

当偶像老去,我们也已长大。

假期的时候,回到我童年居住的地方。小的时候,觉得县城很大,虽然两车宽的街道,从北到南不过三四公里,从东到西只一座古旧的石桥。总觉得县城像一座古堡,我们置身其中,像是森林里的一群小矮人。

现在回来,觉得拥挤。不过几十年不变的长虹书店,几十年不变的街道和街道上的人,小地方,就这样,再隔几十年回来,人还是那些人,书店的老板依旧未变,只是老了很多。书店从广场的对面迁到了电影院的旁边,店面变大了,服务员有了统一的着装,也开通了会员功能,用上了电脑记账。但我置身其中,觉得一切都未曾改变。

书架上找了一本周国平的《生命的本质》和陈谌的《南极姑娘》,原价书,不打折。

周国平的书充满哲学的味道,尼采入门是周国平帮了忙。《南极姑娘》故事单调,写的平平。

《南极姑娘》讲的是一只北极熊和一只由南极旅行而来的企鹅之间发生的友情、爱情的故事,后经历将一只宠物海豹送回的历程,最后企鹅看完日出出走。

想起了小时候,我们一起爬山看日出的经历,在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我们爬上县城北面最高的山丘等待日出,看远方的红晕一点点变大,看着黑暗和光明交接的那条线一直划过县城的每一角落,直到整个县城被光明占领。我们欢呼,我们雀跃,我们对着渺小而真实存在的县城大声呼喊,像是离别,像是重逢。

直到你在不经意间听见熟悉的声音擦肩而过,面貌虽然能够相识,但已经是人老珠黄。她是我的小学老师。很多的生活现象告诉我们,人的听觉是感官里面最为敏感的。她要去超市买一些十五吃的东西,我们就手挽着手,像是一对母子。

当我们忆起曾经我因为说谎,她在讲台上打我的时候,开心地合不拢嘴。她也像我母亲,会问我工作和结婚的问题,虽然好久不见面了,她的声音腔调一点没变。买汤圆的时候,她和我说,“要赶紧结婚了,你看我们都老成甚样啊!”她扬起脖子笑了,皱纹在脸上开的像花。

她曾经亲授我语文功底,我住在她家像是她的一个儿子。小考出榜的时候,她抱着我,以亲儿喊我。现在她真的是老了,我挽着她,站在电梯上的时候,我和她说,“老师,汤圆是甜食,还是要少吃。”她也没说什么。

从超市出来,天气很冷,我们手攥着手在她的衣服口袋里取暖,等公交的时候,她说,“好好读书,不要把紧要的事情落下。”临上公交的时候,她把买的汤圆都摘出来,塞到了我的手里,独自一个人坐公交走了。

县城的风很冷,虽然很多年没有回来住一段时间。但是,这里还有很多我的恩师,我的偶像在时光中慢慢变老,他们没有希冀,没有欲望,没有索求。

虽然好煽情,但他们真的要老去,而得以让我们长大。

 

礼服

我没有穿过礼服,但觉得穿礼服应该是一件很酷的事。

相对于穿礼服,我更喜欢穿卫衣,拖鞋,学一门冷门手艺。

相对于手艺,我更喜欢在阴暗的角落里观察人来人往。人都有阴暗的一面,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肆意而为,监狱将人满为患。

这个社会更多靠的并不是法律和道德,而是人类的奴性和恐惧。

今天讲算法的时候突然会想,到底计算机如何影响了我们?我想不明白。

后来去到图书馆坐了一阵,看了几篇鲁迅的杂文。发现哪里的书架都一样,一排排,在文学区域占地面积最大的要数《红楼梦》和鲁迅了。《红楼梦》和相关著作能摆整整一架,却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让乡间的教书匠给你讲一段故事。假如书不是曹雪芹写的,那曹雪芹看到《红楼梦》以后,会不会深入研究,以致成为红学家之一。我想,不会的。鲁迅的作品以杂文为主,一般都是全集,一排出来,有好几十册,厚厚的,像一本本字典,鲁迅一般流传的文章都深沉,但不知具体他是不是像教科书里面写的一样。我想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下午的时候,谈合作。精诚合作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还是不喜欢在现实生活中发表自己的观点,以至于争吵到面红耳赤,我还是喜欢窝囊一点,少说一点。不过利益合作,是需要一致价值观的。人们都想在集体中获得尽可能多一点,以至于最后让集体散掉,就像《论雷峰塔的倒塌》一样,看见一件东西想据为己有是强盗,看见一件东西想占点小便宜的是奴才。

现实生活中不乏这两种人,目的性太强的去做一件事情往往会让人变得目光短浅,而失掉大局。其实,如果给的价码合适,最终大局实现,你收获的将比你最初贪婪获得的要多很多,不过,我们还看不见这一点罢。

湖面

着迷于色彩。骂一句未来的自己,因为现在所受的苦都是为了它。

喜欢不断去寻找。

这个世界上所有事情的解决方式都可以用心里的沉默去代替,只要自己不去搅动心里的湖面,是没有人可以影响到你的。

慢慢等事情风平浪静的时候,回头看,一笑,了然。

所以说,时间无价。

它让你悠悠闲闲地成长亦或让你措手不及地毁灭。

备了一个晚上的课,最后把教案撕了。

进楼道的时候被学生拦下。

我说,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她指着我的粥,说,不让带餐进教学楼。

风很大,我只喝了一口。肚子很饿。上课的时候会不会想着那杯未喝完的粥。

SHABI。

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如果你是一个俗人。留一点空间给自己,不要亏待了自己;学会去实现其他人的一些愿景,不要让一家人在人生大关节上往牛角里面钻。光用对错,在某些事情上是不灵的。

姐姐看完《剩者为王》以后,微信上说,自己深有同感。晚上看了看,觉得舒淇的嘴真的好大。

觉得自己能装下的东西越来越多,学习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姐姐还说,周作人的杂文很好看,深以为不如鲁迅的。画还是裱起来才像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