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5-11

祖宅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说到,我有两个故乡,第一个故乡失落无考。其实失落无考的并非故乡,而是随着祖宅被拆,故乡对于我们的印记已经不复存在。现如今故乡通了高速公路,公路的桥墩正好处于祖宅的院子中央,每每路过,长辈们都会停下车来,指画描摹着原来的样子,感慨一番,而我总是坐在车里,不想出去的缘由,可能是怕认不出来罢。

故乡没什么特别之处,百十来口人,回乡路上会路过好几处一样规模的村落,鸡鸭清晨,牛羊夕阳。爷爷和二爷爷都在这里生根发芽,落户安家,爷爷如今已是去世,二爷爷却还健朗,人留儿孙树留根,生了儿女,后来有了这许多枝枝蔓蔓,散落在各处。记得小时候,每年春节都会回去,一大家子在正月相聚,陪伴老人。

故乡虽有百十来口人,像我家祖宅这样的院子却是独一院。宅子位于村子北山的山顶上,依山而建,旁近没有任何其他房屋建筑。村子里的交通不很方便,每次都是驱车在山脚下,然后沿着山路走上山,大包小包,老幼相携,三三两两,铺了一条山路,一大家子说说笑笑也是热闹的很。两位老人则在山路的尽头,衬着万里的蓝天,据着身子,盈盈地站着,等待我们陆续到达。

院子的围墙不是土墙也不是砖墙,而是石板垒砌的墙,听说当时候是花了大功夫的。墙围外靠南侧的地里种着一亩甜瓜,靠东侧的地里种着一亩西瓜,爷爷不善农活,每年却也有数不尽的西瓜,过着卖瓜钱来付酒家的闲淡生活。院门不大,朝着东南,进门来的院子有半个足球场大小,靠南便是一排七间窑洞。院子的中央垒砌了一尺多高的土台,围了篱笆,种着各样果蔬,奶奶不善锅灶,却也有吃不尽的时鲜蔬菜。后来,儿孙多了,便划出了一半给我们搭了架子种了葡萄。

父母在这里生活过好多年,我和哥哥就出生在靠东的那间边窑。后来搬到城里,那间窑洞无人居住就废弃了,有时候去玩耍,仍然能看见父母一起生活过的印记。爷爷奶奶住最中央的一间窑洞,正月里一大家子就聚集在这里,大人有大人的经济事务,小孩有小孩的热闹新鲜,四野无人,笑声便能传到很远的地方。

奶奶那时候最擅长拿手的是做压头肉,冬里做好后放在后院的一个大水瓮冷藏,等我们来了吃。偶有时节下了雪,早起来静静地,天刚蒙蒙亮,鸡叫一遍的时候,奶奶一个人在厨房里,守着一炉子火,不断添柴拉风箱,为我们做早饭。

大人有大人的一桌,人多坐不下,便在炕上摆了一个小茶几,爷们坐上去吃,把桌子腾给女人。小孩也有小孩自己的桌子,排定座位,奶奶挨个给我们发勺筷,勺子各异,我总是分到一只画着牡丹的银色小圆勺,用了好多年。

压头肉奶奶从不提前取出来,只有等到上桌的时候才拉开门,一个人踩着风雪去后院取,回来马上切了就摆盘上桌,姑姑们怕冰着我们孩子,劝奶奶放一放再上桌。奶奶说,不要紧,这样吃着最有味道。肉冰冷,盘子上结了一层水雾,肉身鲜艳,上铺着一层细细的雪霜,还能清晰看到沾着的白色雪花,夹一块放嘴里,冰天雪地,泥沙俱下。

不管外面的世界料峭,大人们的烧酒总能让我感觉到这方院子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辣心但醇香。或许隔代的原因,或许生疏的原因,我和爷爷奶奶总是没话,任何时候表现出的都是父母教会的一种礼节,却生疏了我们的关系。这个院子只有寒暑假的时候会来,吵吵嚷嚷,总是在山里东奔西跑,不受约束,偷过爷爷的甜瓜,也坏过奶奶的蔬菜,每年去了都是这样,却是无尽的欢乐。

我并不知晓宅子是什么时候拆的,父亲的心情又是如何。只是后来父亲淡淡地提起说,老家的房子要被拆了。等到我再回去的时候,就有了那条高速公路。

 

 

一路向南

《红》第十六回

回目: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

自古多情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朋友远行,尚待如此,如同窗夭逝,该当如何处置?

贾家得一时的隆盛,而秦家至此而败。元春升迁是为告密可卿,可卿既然已死,父亲和弟弟必在作者的笔下死去。元春你得圣上垂爱,我堂堂皇家后代,却落得个淫丧天香,不得好死,也许秦可卿一生逃不开的,也是一个情字。

宝玉纨绔,试问有无朋友?也许唯有秦鲸卿一人吧,所以,秦鲸卿死,别人不作在意,而对宝玉来说却是悲伤至极。想来宝玉可怜,置身怡红院,虽女子众多,却无一知心,唯有姑苏黛玉,这应该与宝玉的生长环境有所关系。而宝玉却也没有知己的朋友,前面写秦鲸卿气度长相不凡,正为写死时宝玉伤心。

宝玉是见上了秦鲸卿最后一面的。那句“有什么话留下几句”,听了真的让人堕泪。

这面建造省亲别墅这铺张开来,谁来画图?号山子野人。王熙凤和赵嬷嬷的一番议论,引出了皇帝南巡住在曹家的历史事件。

康熙曾经拉着自己的奶妈说,此吾家老人也。可见康熙和曹家的关系亲近。

 

也许穿着打扮需要合适,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问我一道难解的数学方程题。

我说,你不要着急,我先把题抄下来。然后拿回家去解了一晚上。

早上去了以后,她对了下答案是错的。我很着急,可是她并没有在意,再次给我看教材的时候,书里面夹着一叶秋叶,叶子桐黄,底下封着一张彩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字,我看见起头是我的名字,紧张极了。

可能真的是过了年纪了?不知道,我觉得最美的事情就是天冷的时候坐在一个店里,看书或者喝茶,外面冰天雪地,而我们坐的地方生着炉子,暖烘烘的,围炉品茶煮天地,随便聊些书里的事情。

我经常为我的长相而苦恼,我就会找我妈去开导我,我妈说造我的时候太着急,没太注意长相,我在妈的肚子里呆不住,呆了7个月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我爸说,拎起来像是个死耗子,耗子还有二斤毛呢。我抱怨自己没有长一张帅气的脸,而且大概这也是一个不可更改的事实了吧,拿出大学的照片,看上去还年轻幼稚,白胖有肉,现在更是变得又黑又丑了。

吃饭的时候遇到一个北京回来的同事,烟草公司的职工,每天工作就是品烟喝茶,鉴别烟的真伪,有一天突发奇想,想做电子商务,多方打听,找到了我,吃饭期间掏出软中华给我散烟,我摆摆手示意不会吃,寒暄了好一阵子让点菜,我想既是请我,我就点个贵的,于是点了个饼子炖豆腐。

饭还有好一阵才能上来呢,外面刮着风,下着雪,满屋子的烟,我想出去透透气,不想被他一把拉住,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柞厚的一份文件让我过目。一看是我擅长的东西,我巴拉巴拉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就过了一遍,于是就给他讲,在我们这里做电子商务有诸多困难,首先,技术就不好找,整个山沟子里估计也找不出个像样的技术人员来,这么小的地方,我妈早上买菜是件锻炼身体的事情,你怎么能让她在手机上买菜呢,更何况菜场的菜便宜又能挑,偶尔遇上个老乡还能便宜一角八毛呢,等我说完的时候,饼子炖豆腐已经上来了。他说,不要客气,大家开吃吧。

吃饭期间,他给我讲了他的一段跨国恋,这些人小的时候调皮捣蛋不学好,浑身上下使不完的力气干坏事,偶有一日长大成人却变得道貌岸然,官腔官调起来,所以,他举杯敬酒的时候,我几乎要笑出来了。

饭后从饭店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闻闻身上一股烟味,雪还在慢慢飘着,我唯一记住的是他讲的一段跨国恋,这事情在我脑海里不停回放,以至于我忘记了吃饭的目的是谈成合作。

我一下子觉得我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像被风和雪搅翻的天地一样,我曾想的,和我做的,竟然是两回事。

 

 

山山和水水

买冯唐《18岁给我一个姑娘》一本,不要脸。

怕别人说不要脸,可是想看,于是撕了一页空白的教案,自己给它加了一个封皮。这样大家就都不知道我看的什么书了

工匠精神

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祖师爷,之所以是祖师爷原因就是他在这个行业到达了常人难以到达的高度,这些人很容易成为行业的传奇,人们顶礼膜拜的对象。
赵本山第一次观看二人转演出以后,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抛上了台,因为他激动,他看到了一个行业最动人的一面,也许,那些台上的演员就是赵本山心中的祖师爷。后赵本山入二人转行当,不论他最后在小品上如何成功,我觉得他骨子里是一个祖师爷级的二人转演员。
这就是行业的魅力。
那些百年老店透出来的气息与此类同。几百年,几代人,就做一件事情,把它做到极致,最后成为标榜自己人生价值的一个标杆。我想这就是工匠精神。
不论进入任何一个行业,或科班出身,或半路入行,我们都应该好好审视一下行业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很多人进入领域,包括以前的我在内,行业对我们意味着衣食住行,也许我们进入某个行业的原因可能仅仅是因为这个行业是否能满足我们的温饱,是否能让我拥有自己的事业。这算是一个理由,但这样在这个行业往往走不长久,也走不远,因为驱动不够。
其实不论是任何行业,在这里都有一个互通的道理就是你到底有多爱这个行业。类比二人转的赵本山,相声之于郭德纲,虽不是祖师爷级别的,却把这个行业化到了骨子里成为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专业性强,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精神,说爱也可以,说敬业也是可以的。
在一个行业要待下去,真的很难,原因是大多数的人都只会停留在温饱这个层次,同时还在于对行业的整体把握比较欠缺。拿计算机来说,很多本科毕业或者研究生毕业的学生,算下来在这个行业都已经呆了4年以上了,仍然不像是一个科班出身的人,即使有些人技术比较优秀,仍然对行业本质性掌握不够。这些人就已经能进很不错的公司。
再看看工作以后的3年到5年的时间里,大概有这么几类人,一类人选择转行,去从事其他行业。还有一类人成为领域的精英,像一个身经百战的木匠,能做各种精细的活,同时在闲暇之余补充知识,有望10年行业经验的时候成为专家或者权威。这又是一类人,他们会对行业做很多反思,但这仅仅限于一个很小的行业范围之内。
这些人经过大量的训练,成为了行业中的佼佼者。但是还有另外一类人。
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们在一个行业中到底能走多远,取决于什么?取决于你能不能坚持,这个行业能不能满足你的需求。但是一个人在自己行业内到底能走多深,取决于什么?取决于你有没有机会和能力见到行业的发源之地。
什么是行业的发源之地?就像《功夫熊猫》里面师傅把po带到乌龟悟道的地方一样,我觉得这一点成为决定性因素。因为它在于让你理解一个行业的本质是什么,发展到现在是那些人给它注入了那些思想,让一个行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了解了这些,你才能从另外一个侧面去审视一个行业。
那么,我想说的最后一类人便是像得到了祖师爷的真传一样,好像一通百通,马上就可以去做一些创新性的工作了。这些人并不是天资聪明,而是他们有机会见到了行业的祖师爷,他们得到了行业最为精髓的东西,这些人才是行业的领导者。
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职业人,靠的是时间,靠的是大量的训练,靠的是不断地学习,能不能领导行业靠的是你有没有机会悟到这个行业的本质。有人说,和谷歌员工一起工作上几年,你就是一个合格的谷歌员工,我想这句话不假。但是为什么你在北京一家小公司工作上20年也只是一个码农呢?原因是你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太浅显,导致即使你花费了时间,也不会有太大的进步。
什么是工匠精神,就是举手投足之间的一种专业表现。我举个例子,我外公是一辈子的农民,他得到的是种地的真传(如果种地也是一种行业),很多次的观察以后我发现,即使你跟上他做一模一样的动作,做出来的活差异也很大,为什么?学表不学里。但这种行为模式通过大量的练习是可以得到的,即使你种好了地,也许你也只是种的地好,你可能并没有从万物生长中得到一点启示或者一点感动。外公经常有个动作就是喜欢抚摸树干树叶。这些动作表达的更深层含义便是一种工匠精神,我要说的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
理解一个行业对我最大的阻碍是我们始终不明白到底这个行业的源头是哪里,终点是哪里。获得知识我们一般是通过别人传授的方式或者自学的方式来获得,那么,传授给你知识的人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又到了怎样的程度呢?这些都决定着我们的走向。无可否认,让我外公教我种地和让一个二把刀的农民教我种地,得到的结果那是天差地别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高等数学里面的数学家大多是师徒关系,能坐在一起照照片的原因。名师出高徒,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还有一种途径是自学。可惜的是,中国的教育体制下,大部分人都是没有自学能力的,反而对老师产生了一种依赖关系。我去凤凰网的时候,大家之间都称呼同学,称呼我们小组长需要老师,后来查了一下是学的硅谷创业时的一种状态,为了增加团队之间的亲近感,现在想来,我们也只是学表不学里。
我们对行业内的大师顶礼膜拜,原因就是他们对行业的理解程度值得我们学习,有一个好老师固然重要,自我学习却是成为优秀的关键。自学讲究一个悟字。要自己体会,自己培养自己。我从大学毕业以后发现没有人可以教育我了,于是就自己教育自己。这也是可以的。
对于我来说,在计算机行业呆了有快7年的时间了,接触计算机也有6年的时间了,那么整十年的时候,你是什么样子?我觉得很值得期待。那么,我写这些话的初衷就是,不论从事什么行业,都要有一种工匠精神,我们一直都是去获取知识,却从没有揭开过知识的本质。如果在一个行业呆了十年的时间还是一个门外汉的话,不是行业出了问题,而是你自身出了问题。

人生的战略规划

前路慢慢,未来像是抓不住的落日余晖,却又短的像是一根白色的烟卷,一不小心烟屁股就会烧着指腹。既是人生短暂,莫放短暂人生匆匆过,到头来体会不到冬寒夏暖节气更,没有半点长进。

有人问,人为什么要长进?我觉得因为长进是人生的意义,多见见世面,多闻闻花香,伤感过,高兴过,最后变得笃定,成熟,进而少言,慢慢孤独终老,死之前写一本几万字的自传给后辈看看。翻开看来,有些味道最好。

可能是因为空气的原因,很长时间没有出去跑步了,突然装在手机上的软件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您已经离开悦跑圈7天了。下意识我觉得停止跑步根本没有这么长的时间。从开始跑步到现在虽然没有坚持天天跑步,但是跑的时间总过长于停的时间吧。可是翻开一看跑步记录,却不尽然。

规划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我妈在花钱的事情上教会了我两点,一点是钱握在自己手里才是自己的。还有一点是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辈子穷。这只说的是对钱的规划,一个不会管理金钱的人真的是经常缺钱。

以前读书的时候,对时间没有任何概念,念大学时看见书架上三四十本资治通鉴爱不释手,每天都会拿起一本摸摸,然后做了个规划,假如我每天看多少页,一个月就能读完一本,那两年多就可以基本把资治通鉴看完,可是,直到毕业的时候,书还在那里放着,然后你就会觉得特别可怕,我那四年到底干什么了?

后来规划目标的时候就不会那么仓促了,分三段走,前期目标是什么,中期目标是什么,最后期望是什么。虽然也还是不尽理想,但总算不会因为计划过于庞大而无从下手。

工作以后学会了如何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进公司的时候,分析公司的现状,分析组长的技术水平,地位稳固程度,对比自己的长处,马上开始补功课,前期目标是拿下手头的项目和组长搞好关系,中期目标是领导一个项目,最终目标是将组长取而代之,然后一步步稳扎稳打,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规划是一件好事,后来发现,经常做规划的人总是把自己局限在一个很小的圈子和范围内。就像人生的规划一样,如果按这样一步步稳扎稳打,最后也只能是一个组长。分析局势的时候,我却忘了一点,我的价值观是什么,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到底我要怎么样做。其实在规划的时候,很多人都把外界很小的因素当做决策的依据,而忘记了自己的需求。大哥,你是在给自己做规划啊。

我一生可能要用掉600桶牙膏,300双鞋子等等等等,那么如果按照我为什么存在去规划,我可能会倾向于什么时候去农村当一个农民收集素材,今年估计要写多少万的字,如何从默默无闻变得天下皆知,最后流芳百世或者遗臭万年。

然规划终究是规划,其实未来和过去一样都无法改变,只有等未来走到眼前的时候才知道该迈哪一条腿,而那时候你的规划也许已经被丢到爪哇国去了。所以,我不喜欢规划,不喜欢按部就班的按照规划去实现谁或者我的梦想,因为这些也许都是对人生的一种设限。

《红》第十五回

回目:

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

看维基百科介绍,很有意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ream_of_the_Red_Chamber

秦可卿出殡,停灵铁槛寺。独王熙凤,宝玉,秦钟到水月庵(馒头庵)休息。

铁槛寺,馒头庵来自于范成大诗句,“纵有千年铁门槛, 终须一个土馒头。”

出殡路上遇北静王,北静王看宝玉的石头,问贾政是否灵验。贾政答道,还没有试过。伏后文丢玉,马道婆设法魇宝玉和王熙凤,从那回看其实是不灵验的。如果书中说男人都是泥做的,那唯独让我们耳目一新的就是北静王和贾宝玉。两人的服饰华丽,长得又俊,是一类型的。

很多人物作者是暗写,而有的人物作者是明写。如王熙凤、贾宝玉、薛宝钗是明写,服饰可见,就有一个具体的形象,而有的人作者从不写服饰,只传神。如贾政、黛玉等人,读到这里都不知道贾政穿什么衣服,长得何种样子。

路上王熙凤和贾宝玉在农家停脚歇息,宝玉偶遇二丫头,这段故事在整个剧情中有些突兀,去农家偶然见一丫头,宝玉倾心。这里只是作者一戏谑,还是伏后文真的随了二丫头,不得而知。

水月庵住着谁呢?妙玉。水中月,虚幻之极。秦钟和智能儿在这里幽会,被宝玉捉住。秦钟必不长命。回目是王熙凤弄权铁槛寺,也是王熙凤私下里收3000两银子,为别人家官司,后居然害死两条人命,这是凤姐倒了的一件把柄。

 

得书两本

借出去很久的一本书《AGING》今天还了回来;

系里开会的时候,在系办看到了一本好书《大学生人文素养读本》,书的数目不多,希望到我手里发挥其作用。

下午来雨,天气质量好转,扁桃体发炎也渐渐好转,晚吃饭,三人伴,有说有笑,吃糖三角两个,小米饭一碗,茶叶蛋一枚,外加一碟三元小菜,饭饱之余,外面还在下着雨,道路泥泞,路灯下能看见雨线。总有些重复相似的画面出现在你的脑海,妙,不可言。

年关将近,学期课程将完,做一总结,不好不坏,知识学的不够精细,身体恢复还算不错。

现在在学PHP学习笔记,希望能顺利写完,这次系统深层次的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基础很重要,训练也很重要,事实证明,大量的训练绝对是成为专家的必经之路,我不把技术当初我吃饭挣钱的手段,而是真正觉得很有意思,只是不论做什么,路太长,需要的是大量的失败和耐心。

来学院已经一年多10天的时间了,就像杜甫说的,“浮生好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不得知”。

小时候住的院子里有十来个基本同岁的孩子,大概能知道,他们大多当兵的当兵,出去社会上闯荡的闯荡,把学读完的也没有几个吧。但是,他们对我的影响却是很大,虽然我顺利读完了书,读的还不错,而他们在社会上奋斗,开好车,住高层,这些我都是知道的,甚至我那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们的生活方式一定是这个样子,对此我毫无怀疑,就像《红楼梦》一样,我明知道我们每个人的下场却什么也没有改变。

小的时候我是老师眼中的佼佼者,却经常和学习很差的同学一起称兄道弟,小小年纪就干了不少坏事,虽然这些事情最后都被时间抹去了,没有产生什么很大的影响,尤其是求学之路,一直很顺利,但是我一直没有忘记。

那时候我就是一个多面人,我会和同学们一起出去打架,却也是班上学习最好的,甚至有时候我对有些学习差的同学产生了依赖和喜欢,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那时候会想,对于男人来说,坏也是一种品质。

我们成群结队去偷工地上的废铁,整个流程有一套非常完备的体系,最后根据分工不同,拿到自己应得的钱数。有一年,我们院子西侧来了一家房地产,楼房已经修起来了,但是因为旁边住户的纠缠一直无法继续,后来就闲置了下来,成了一栋暂时的烂尾楼。每天上学的时候从那里路过,我们都会想这次要干一票大的。

每天放学后我会和飞一起去勘测地形。飞坐着我们院子里的第一把交椅,而我坐着第二把,我们一起组建了一个当时来说相当优良的团队,放假的每天所有人集合去爬山,所有人一起去山里糟蹋别人的庄稼,所有人一起在山里烤着吃偷来的红薯,那时候我们有自己的集结地,有自己的行动工具,所有的行动飞负责整体调配,而我负责严密规划,类似军师的角色,我们无恶不作,我心里清楚,但却也是无比的开心,直到有一天,我和飞出现了一次冲突,记得至那以后,所有的人都不和我玩耍了,他们还一起扎了我自行车的车胎。后来,我就搬去了太谷念高中。

那是一栋7层楼高的烂尾楼,工地上少有人走,只是有一个看门的门卫,老头,行动起来不便,我算了一下那栋楼里面的废弃的铁差不多能卖一千多块钱,但是我没有算到那么重的铁我们是根本拿不走的。我们准备从地下室悄悄潜进去,分成三组,一层一层对整栋楼进行地毯式的搜索,把所有的铁都扔到楼房西侧的一块草地上,最后在草地上集结。门卫腿脚不好,小强负责把守,一旦有异常,鸡鸣一声,停止行动,鸡鸣两声,全身而退,鸡鸣三声,原地不动。猴子负责带队,他是我们里面方位感最好的一位,后面多亏了他,我们才得以脱险。

我记得当时候我们把楼外层的铁皮护栏砸开,共进去了七八个孩子,留下两个孩子在外面准备接应。我们从地下室潜下去的时候,情况要比我们想象的艰难,地下还是水泥地,一片狼藉,阴冷潮湿,但是废弃的钢筋却不多,大伙退意顿生。飞说,我们都勘察好了,上面有大家伙。他说着和我使了一个眼色,我对自己勘察的结果很有信心就说,真的是,上面的铁多的都拿不走。我们单纯的计划着自己能分到的钱数,在猴子的带领下继续向前走着。

这栋楼里的铁真的多的数不清,我们一层一层搜寻,把找到的铁全部从窗户扔出去,听着铁落地撞击的声音,我们越干越起劲,飞点了一支烟给猴子,猴子看得了势,更是斗志昂扬。可没曾想,已经有一个大人潜伏在了楼道里等待着抓我们,是猴子最先发现的。猴子看见前面楼梯口上隐隐有火星子,翻身一看我们所有人都在他身后,正疑惑之际,有一个40多岁的男子冲了出来,猴子大喊一声,快跑。幸亏我们离得远,大汉扑了个空。

烂尾楼里面地形十分复杂,一眼看去都是水泥墙,像是个迷宫,我们所有人都分不清南北,像是受惊的一窝鸡,但是猴子一步不错的把我们带了出去,他已经记下了这栋楼里面的地形,我们一个咬着一个向前跑着,因为他,所有的人幸免于难,没有被那个大汉抓住,如果抓住,肯定会告诉我们的家长。

那时候地下的铁已经堆的冒尖了,我们从蓝铁皮的围栏撤出去的时候,心里除了害怕,更多的是不甘心。最后此次活动以失败告终,我们的千元计划泡了汤,那时候,飞的年龄最大,是12岁。

这样的行为在我的记忆中有很多,还有一次是偷了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有崭新的机床,有住了窝的鸟,有野猫,有草蛇。这些记忆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一段时间我一直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好人,偷那个工厂的时候,我们把工厂的墙砸开,站在几十年废弃的厂房里,能听见野猫叫,透过厂房朽坏的门板,我看到有一线白色的阳光射进来,有一只野猫和我们一起怔怔地站在仅有的阳光下看着外面的蓝天,那一刻我受了感动。我一直坚信,我不是一个坏人。

后来就离开了那个院子,儿时的玩伴也不曾见到,母亲说我小时候从来就不用功,一到周末就找不到人了。直到现在又想起了这些事情,只是感觉到,童年对一个人的影响竟是如此的深远。

所以,我知道他们的结局,也知道我自己的结局,我们也正在各自走向自己的结局,人说,我是不是宿命论?当然不是了,因为真正发生了的,和正在发生的,才是真正的结局。我也没想过要见到他们,像是赏花一样,花开笑花谢伤,但从不希冀再来一次。

夜间

夜渐渐深了,冬天池塘里的水变成了光亮的黑色,有弦月,透着亮光,糊着边沿,像是一粒晕开的小米。

石子铺满了道路,雨后的空气湿凉,柳树风摆,只有我看见,你划着船从远方而来。

到底你还是没有来,我没有失望,而是沿着石子铺满的小路,呼吸着湿凉的空气,欠一个拥抱,少一次拥有。

浅吻,在额角,灵动的那一刹那,世界装进了你的酒窝,我不曾凝眸,起风了,池塘的水面涟漪开来。

钢琴想起的时候,我搭车远走,路,没有开始,没有尽头,只能远远看见天地相接的地方,牛羊成群,蝴蝶交尾飞翔,这是一个有春的冬还是过冬的春。夕阳铺了一道红黄,我的路没有走到终点,我仍然希冀,仍然想念,仍然把你的酒窝装进我的梦想,梦想遥远,像是靠在山坳里的残阳,鲜红,生命力旺盛。

没有行囊,只有一个追寻的信念。后来我在青海湖的时候听到了牛哞的声音,像是在哭的你,高原牛的眼睛清澈,像是湖面吹过了一道清凉的风。路边的青草出芽,你还没有来。

又夜了。

独角戏

谁与我共听。

打架

如果可以打架,我会选择和梦想打一架。有一句话说的很有意思,百米冲刺固然激动人心,但人生是场马拉松。

人生的道路中多多少少都会遇到一些坎坎坷坷,但是我们谁也没有放弃不是。那些不能打败你的,势必会让你强大。

摘了一朵梨花,大雨淋漓,很美,我们在浪费中度日,始终没有掌握生活的真谛,就像我,也许是一只颓废的天使。夜里梦见了父亲和母亲吵架,从梦中惊醒,满脸眼泪,天还很黑,毛正在咿咿呀呀说梦话,我才知道这是一个梦。这几晚的睡眠其实一直都不是很好,总是做着一个重复的梦。醒来的时候想了几句话,但是没有记录下来,一直没有想起是什么。

我的讲话过快,与性格有关,也与自己的思维有关,我总是喜欢很快把想要表达的意思表达清楚。

夜里那么迟睡觉居然没有难受,这也是始料未及的吧。

如果可以打一架,我会和曹雪芹打,揪着辫子打;如果可以打一架,我会和司马迁打,照裆踢;如果可以打一架,我会和王小波打一架,板砖拍脑袋。

一直有几本不敢看的书:

曹去晶的《姑妄言》

紫式部的《源氏物语》

谁谁的《金瓶梅》

及想看的书,但怕自己接受不了,留着以后看。

不想和他们耍,我躲得远远的,开学这段时间看书又不能坚持了,不管好坏希望能把《红》写完。

目前《红》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处于当前环境和当前思维模式下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局限,这种局限是让你处于当前状态的唯一原因,只有了解了一个人的局限性,我就能一眼看穿他,看穿他的行为模式,他要说的话,这一点对我来说也是。

《水浒》如果好在失败,《红》却是一种自律性的局限,作者知道这一点,所以每个人都是有固定的行为模式的,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都是可以猜到的。这样看《红》,却是另外一种思路。作者是绝对不会让某一个人物逃离这种局限性的。

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也是,成佛成圣的道路很多,但我们都是平庸之辈,原因是我们已经习惯这种局限性,我们每个人有每个人似乎天生的行为模式,思维方式和观念理念,这些都是主导你生活前进的主要因素,但这些东西的背后是什么,值得我们去思考。打破平凡,脱离困境的唯一办法便是找到你身处的局限是什么,这样才能脱离困境。

人是一种很自觉的动物,这种自觉性让我们不问原因或者说只依靠自己喜恶判断来做一些事情,而且是想当然地去做,打破局限性,首先要做的就是认识到这一点。

林黛玉认识自己的局限性了吗?没有。多愁善感,嘴上尖刻。但她从不认为这是一种可更改的,也从不认为这从某些方面制约了自己的发展。《红》中的人物个个如此,发展过程中都没有任何打破局限的迹象,失败便成了唯一结局。

谁也有局限,为什么经历过苦难的人容易打破局限呢?因为苦难让他站在了更高的角度去看问题,逼自己打破局限。千万不要让堕落成为一种固定的行为模式,这样的人只能自救。

史铁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腿是他的局限,但不是最大的局限,一旦心里的局限得到解决,坐轮椅也是一种成功。

这不是励志,一旦励志就又有了高下之分,他比我优秀,给人的错觉就是我要以他为榜样。而真正来说,这只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实,这一点我看到了,但我用不到,因为我和他不一样。

李开复说,成功是可复制的,但我觉得成功不可复制,因为那样就真的失去了太多和自己相处的乐趣。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成功,但不能把别人的故事强加到我的身上。

生活是一件很个体化的事情,那些成功只是一个结果,这些故事告诉我们,居然有人把这件事情做到了,这结果会成全我们。但我们不能做简单的复制。

生活的差异化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以前的同窗好友在经过很多年后变得面目全非,真的不可想象。有时候也许会羡慕别人的生活,当旁边的人不如自己的时候也会有幸灾乐祸的心理,然而这些对比都没有具体而实在的价值。

所以,如果打架,我还是不和他们打了。

生活比较琐碎,但要抓住每个时期的关键点,发挥到最好。说道理没用,最重要还是想办法找到自己的局限,每打破一个局限,生活就会有所改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