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5-04

五一想回家

明日五一,暂无任何安排,在家住三天。

母上大人中午打来电话说,回去的时候把换洗的被罩、床单拿回去清洗一下,好,五一就在家里当个洗衣机。

想出去,人多,太挤,怕挤不回来。

记得去年之今日正摩拳擦掌,准备去成都。已是一年矣。觉得很是踏实。

寂静的夜吹小号

小号,横躺在姑娘的身边,号口对着天,号嘴对着姑娘,姑娘看着天,天上繁星点点。

我刚从楼里出来,外面有个交响乐队,黑暗中听到过他们的演奏,刺耳,不好听,真实,好听,好像在现场听一场交响乐,不太精彩,但真实可靠。

广场上人潮人海,黑暗中,有人在跳舞,有人在围观,有人在动手动脚,有人在鬼鬼祟祟,我戴着棒球帽,走过人潮,不想被任何人看到。旗杆直立,红旗在夜空中兀自飘荡,看不到边,看不到天。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像一阵吹起的风,像鼻孔里喷出的一股烟,拂过器官,打开毛孔,缭绕,缥缈,脚下一软,像是吃了一种叫生物碱的药物。我不喜黑暗,因为你的世界一片光明。我不喜躲避,但你的世界太过耀眼。

小号的声音响起,断断续续,刺耳,像是一个气喘吁吁的老太太在吹气球,黑暗中姑娘拿起了小号,看着曲谱,跟着节奏,把我吹的头晕眼花,找不到方向。

六楼太高,楼梯一节节上,站在顶楼,繁星不减,凉风有性,月正华,北极星依旧暗恋着月亮,黑暗的夜翻了一页。

爱情太美,爱情的世界里任何事情都是曲线的,柔美的,没有规律的柔美,让你会心的笑。如果,彼此深爱着对方,分手就不是离别,这样的季节正值交配,谈离别太过伤感。

小号的声音不再听见,但青春的乐章仍未谱写完成,爱情总没有一个结局,你深深的眉毛总不能解我淡淡的忧愁。只是,姑娘,我要走了,离开你的世界,去未曾到过的地方,去寻找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你。

孤独的夜,谁也没有在意,月亮的身边一直陪伴着一颗星星,而你的身边一直都有我的陪伴。只想说一句爱你的话,但夜太黑,看不清你的脸。

汪国真小记

汪国真->汪国真个人网站:http://www.wangguozhen.com.cn/

->维基百科汪国真: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1%AA%E5%9B%BD%E7%9C%9F

附诗一首-热爱生命

我不去想,

是否能够成功 ,

既然选择了远方 ,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
能否赢得爱情 ,
既然钟情于玫瑰 ,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
我不去想,
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
我不去想,
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
只要热爱生命 ,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比较食指的《相信未来》,有朦胧感,但是比《相信未来》更肯定、更清晰。

哪里都不想去

做诗,写文章,男人的事,荷尔蒙的事,没有荷尔蒙写不出。

如果说我想去哪里,我想回去,回去黄河边搭一套砖房,上下层,修个天台,支个帐篷。

灰头土脸、眼神深邃、牙齿因为吃枣变得斑点、身形粗壮、胳膊有力、全身没有一点废肉、荷尔蒙旺盛、阳具粗大,这是我印象中的北方农民,羡慕,羡慕的很,但我吃不下农民的苦,受不了农民的累。

黄土刮起的时候我的荷尔蒙尤其旺盛,想一想在北方广袤贫瘠的土地上,借着黄尘蔽日的风在一棵枣树下交配,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我想顺着那贫瘠的土地用手划过那褶皱的伤痕,当山风吹起的时候张开双臂静静的享受,任由黄尘扫过你的全身,最后把你吹的灰头土脸,捧起一捧干净的黄土,细细的嗅,你能闻到五谷的味道,你能闻到精子的味道,你能闻到四季的味道,你能闻到生命的味道,土孕育着生命。

我在那里呆的时间太少,只能从零星回忆和父母身上拼凑出一个断断续续的家乡印象,但每次想起会让我血脉喷张,让我精神矍铄,让我找到自己的根,让我看见未来的路。我一直担心时间长了会慢慢淡下来,会慢慢忘记,现在不会写,但等到哪天能写的时候,却记不起写什么。睡醒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第一次在这件事情上感到慌张和担心。

哪里都不想去,真正让我能静下心的地方,只能是让我站在那贫瘠土地的最高处,张开双臂,等风来。

 

妹妹生病

乔小妹生病,高烧不退,无精打采,看之心有不忍。

本计划今日去学校忙网站之事,暂且放下,亲陪小妹。余无医术,不懂抓方,虽有力也是束手无策罢了。

小妹体温忽上忽下,筋骨疼痛,腹内倒海,嗓子红肿,大夫诊之断之,是病毒性感冒也。余记太谷之时,小妹高烧,母亲抱去输液,余伴于侧,护士进针之时,小妹大哭不止,余避之,不忍听,不忍看。

乔小妹马上要去输液,母亲不在,父亲陪去,余随后再去,望乔小妹高烧早退,后日好好上课。

你走吧

你走吧,不用记得我,我也不会送别你,夜雨菲菲,你悄悄的走。

你走吧,把行李打点,思念收紧,不要落下东西在这里。

你走吧,车票贴身,你想去哪里去哪里,去发生,去成长。

你走吧,记得给远方的你带上我的问候,不论好还是坏。

你走吧,我们划分领地,像雄狮一样在边界撒尿。

你走吧,一直走下去,不要犹豫,不要回头。

你走吧,不用再相见,有的人用来记住,有的人用来遗忘。

老了

坐在顶楼看书,左侧有窗,校园收眼底,觉得自己有点老,可怕,想到这一点有点烦。

翻看之前写的博客,一直看到现在觉得无甚长进,天气暖了,我还是这样。

昨日三人骑车子去市里,半路毛老师车坏,三人修,未果,一路将其拖回,到家,已入夜。

到工作室工作至近十点,回家倒头便睡。

下午有课,电教楼四层,同学们正值青春,像迎着朝阳,趁着清风盛开的无数鲜花,茁壮成长,开花结果。而我是不是像被泥水打坏的一颗歪柳。

中午去火车站送外婆,外婆站在我的面前像一个孩子,我高大,她瘦小,围着一围头巾挡晒,前几年坐平车还晕,这几年反而不晕车了,想去太原说去就去了。厉害的不行了,过几年可能还要去北京看看天安门了。前几天看见她的一张照片,站在公园里,手插衣兜,灿烂的笑容,人说,老一回,小一回。真真像是一个小孩子。希望她健康。

父母近日身体良好,无甚大碍。不论有何俗事缠身,我想身体才是最关键的吧。要是当初孙悟空没有等到唐僧,被压死在五行山下,也就没有后来的斗战胜佛了。总的来说,吴承恩对孙悟空还是珍爱有加,把最多的时间给了他,因为长身不老,即使捅破了天,被罚500年也可以玩的起,要是我们这些俗人凡人,怕是没有这样通天的本事吧,即使有,也怕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最后给了一个斗战胜佛也只是将其归于佛门,取经是收心罢了,离修佛还远,斗战胜佛说白了就是无敌武僧,离佛还很远。

我不是英雄

姑娘,我不是英雄,你也不美,何谈英雄救美,回家去吧,就当我是一阵带着桂花香的清风。

你说,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英雄,而是因为你是我的全部。

亲爱的,别逗了,好吗?谁也不应该是谁的全部。

爱情廉价,三块钱的一碗麻辣烫就可以亲个嘴,5块钱的一个杜蕾斯就可以在旅馆翻云覆雨。

婚姻昂贵,办个九块钱的红本,需要房子,车子和一生的承诺。

年轻的时候把爱情当成自己的全部,以为自己帅的像风,而且可以一直帅下去。

慢慢发现,世界危险,还是婚姻可靠,你要择一城终老,选一人白头,在婚姻的世界里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发现幸福的真谛,在和爱人相处的时间里慢慢成熟,慢慢浪漫。

爱情再廉价,也是每个人都理所拥有的。

很多人找不到对方的时候会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我是不是不够优秀?我是不是不够漂亮?在试了那么多的人,看了那么多的景以后,做了一个决定,做一个最好的自己,然后等那个合适的人出现。对不起,也许你等不到,爱情不是守株待兔,也不是海底捞针,需要你用心去试,去找。

也许,受伤不可避免,但是我经常会想,最终遇到的那个人并不是最合适我的,而是在天地诞生的时候,我们像是摔碎的两瓣石头流落人间,最终走到一起,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没有另外一个人可以和我的裂纹严丝合缝的对上,这一刻,我们抱着对方,幸福捶骂:狗日的,你怎么才出现。

我不是圣人,更不是英雄,我是一颗断裂的石头。

断断续续看着《红楼梦》,想写一点关于它的体会。记录自己的阅读感受。

想到了几个人,一个周汝昌,一个张爱玲。

周汝昌走进《红楼梦》就拔不出脚来了,他在百家讲坛为数不多的几集演讲反复的看,一个字,牛。

张爱玲最后十年的时间也是在研究《红楼梦》,写了《红楼梦魇》,说世上有三件事情遗憾:

海棠无香,鲫鱼多刺,《红楼梦》未完。

断臂之美是一件太残酷的事情,因为它给你讲了个故事,但永远把故事的结局埋起来,这样就让一些好事的人去猜、去想,到底什么是作者想写的结局。有时候觉得《红楼梦》好像是那些红学家写的。因为无法知道什么是对,也就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错,你可以找太多的论据证明你自己的观点,但是,如果不是作者说明,我仍然不能信服。从这点来看,如果后三十回的稿子是曹公自己烧掉的,那他就太不厚道了。

未完的结局到底是什么?既然历史没有给出一个答案,那就算了,不要强求,我只看能看到的,也就知足了。真正看它没有几回,但是,经常拿到手边看,不是想研究它,也没有那个能力,只是觉得太美了,既然够美了,那就知足了,就像看维纳斯,只看能看到的,看不到的不做太多的畅想,更不会说,我的这个研究结果是最符合作者的,作者已经不在了,你喊破天也证明不了,因为这个课题太大。作为行外人,只能是这个态度。

听过蒋勋的细说红楼梦,蒋勋的声音很有磁性,性感,内容也丰富,很美,娓娓而谈。

自己现在想把《红楼梦》梳理一下,整理一下自己的头绪,在以后的文章中慢慢写一些自己的读书笔记。

最近在看宋词,放一本宋词三百首,每日抄一两首,闹着玩。

杂七和杂八

星期五的时候回了趟家,外婆来我家住几天,坐在她身边和她聊了好一阵子。

老人说话,珠连串语,但无一句废话,听了很长见识,这让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小说。最近就是有个体会小说最难写的部分,我觉得是对话,太难了,而《红楼梦》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对话,现今没有一部小说可比,甚至相差甚远。

外婆讲故事有点像小说里面贾母和宝玉话家常。

外婆和她的姑姑最亲,两人都是三岁的时候失去了母亲,所以两人现在常做往来,像母子,外婆今年81岁,她的姑姑89岁,又像姐妹。外婆的姑父薛满老人99岁的时候去世,老人传奇一生参加过国军,参加过共军,解放太原的战役老人也参加过。后来在院子外面的一块大石上睡午觉,不小心摔下去,隔天就去世了。

外婆每次去和她的姑姑是这样对话的。

她姑姑说,“你又来了,成平他爹(我外公)让你来了?”

外婆说,“他有什么不让的。”

她姑姑说,“你来了就多住几日,吃也够你吃的,喝也够你喝的。”

很像老人说的话,很有《红楼梦》里面对话的味道。那天外婆说了很多,听的我相当美妙,讲了唱社戏,讲了现今村子里晋剧班子的现状,遗憾的时,在很小的记忆里我看过社戏,后来一直不曾看到。

因为学校有个乒乓球比赛,星期六早上就来到了学校,一轮被淘汰,后去工作室把一些功能做完,效果不是很好,有待改进吧,到了下午六点左右去吃了饭,晚上8点多看线性代数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一觉睡到今天早上。

天气不那么冷了,出去跑步、吃饭,惶惶又是一日。

种树

浇花

不说话

该睡时睡

该吃时吃

走过路人

淡淡的微笑

我无所企求

朝阳晚霞

白面大米

春城飞花

一人,站在山野,孤独,像一颗从不结果的树。

尘土飞扬,这是北方的世界,天地煮着一锅小米粥。我想大喊,大骂。

昨天看了《红楼梦》的第四十三回,不了情撮土为香,写贾宝玉在水月庵的井台上祭奠投井屈死的金钏。金钏丫头,宝玉少爷,只与金钏有几面之缘,因为屈死,在王熙凤的生日独自骑马去祭奠金钏,宝玉真性情人。

前几天在亚马逊上重新买了一套《红楼梦脂批汇版本》,因为上册丢到了北京,所以只得重新购买,本来工资平平,无三方收入,平日还海吃乱穿,喜欢几件艳衣,手头局促,虽定下购买,如割肉剜心一般,银子出去,好书回来,为了凑单免运费,又买一本冯唐的《活着活着就老了》,距离免运费只剩十几元而已,为免运费只得再多掏近四十元,书商之心可见一般。

冯唐的书看了一本《三十六计》,快品文化,适合在微信公众平台中看,一遍就够,但是喜欢此人。

书本价格不菲,书封亮眼,冯唐照着镜子,似是在臭美,挤自己脸上的青春痘,但我怕已经人老珠黄,无痘可挤,不知道冯唐是不是个自恋的人,照镜子的人一般都自恋,尤其男性。

书封直接扔掉,我向来不喜欢书封和腰封,它为书商带来了利益,但却给读者带来了麻烦,鸡肋之物,直接扔掉。

《红楼梦》还是和以前的那套一样,现在有两本下册,不知道做何处理?

近几日,刮风较大,但手头吃紧,买不起挡风衣物,只得停止跑步,每日坐在马桶上看天花板。北方的天气就是这样,刮就刮的让你看不见天,看不见地。

那日穿过图书馆东侧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桂花香味,一下子感觉到自己好像在以前的大学校园里。虽有香味,循味而去,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掐掐日子已到四月中旬,时间流逝真让人唏嘘不已,但我内心仍感欣慰,最美的事情不就是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自己一点点变化吗?留不住的东西咱就不留,但咱也不想自己辜负了自己不是。

下午上机课,我在电脑上对着50多M的代码找一个BUG,没有测试环境,只有一个代码包和一个editplus,醉倒,BUG找到,记录下来,上课时间已过。

那日忽想,长25岁有余,身上无一处伤疤,手上无一点老茧,活的散天,但爷们还是要糙一点吧,至少我觉得可以臭一点。想写一点东西,但是一直狠不下心,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计算机操作系统》看的还比较可以。然而,时间还是过得散漫,散漫就散漫吧,能看的时候看看,不能看的时候看看其他,也挺好。

第一节计算机网络的课程可能是我讲的不太好,反响不是很强烈,还是要充分备课。

刮上几天风,希望可以下点雨吧,这样的天气太过干燥,又不太想喝水。宏伟拿了一个望远镜,拿着看了一下月亮,相当美妙,能看见嫦娥洗澡。

日子不减,花正在开,你跑向太阳,我迎着太阳,跑向你。

突然想念武汉

不懂

辜负

想不起容颜

我仍然思念

念去

大声说话

都是说的孤独

没有听

没有人听懂

有一天

我终会归

像一只觅食的猫

被带离墙角

武汉天气炎炎

像甄士隐做梦的那个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