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

接受阳光的洗礼,让黑暗无处可遁。

星期五的早上,丢了一张水卡,余额充足,够我用一个学期;星期日的下午,无所事事,路过图书馆,路过电教楼,最后在系里的办公室找到了它。

我说,你是一瓶毒药,但又不是剧毒,总让人半死不活。

上最后一节专业课的时候,我想收一份作业,就对学生们说,“你们在纸上写两点,一,你的收获,二,你对我的评价。”他们认真的写,收上来,一大堆。一页一页看过去,有意思,有改进。

无法达到伟大,无法接受平凡,那一个人只能平庸的生活。

周末的时候,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和母亲说,我中午回家吃饭。没过几分钟,父亲发了一条微信说,“起身了吗?走到哪里了?”那时候,我还坐在图书馆的椅子上看书。

回到家里,母亲和父亲在厨房做拉面,锅里滚滚的水,他们一人手上拿着一根细细的面条,抖起来有两臂那么长;妹妹在自己的书桌上写作业,每次回来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什么时候走?

我总是喜欢这样的生活,以前觉得母亲和父亲为了一些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特别不值得,于是会介入他们夫妻的生活进行调解和疏通,现在觉得很没有必要。因为我认为很严重的吵架,在他们眼里,同样鸡毛蒜皮。

哥哥结婚前后就短短的几天时间,但细细观察,就这么几天的时间,他们比往日更老了很多。细细想来,他们从没有过多干涉过我们的事情,不论是哪个方面,都是我自己做了决定,然后他们承担后果,不论这后果是好还是坏。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再过几年,我们就不是随叫随到了。”写来,蛮心疼的一件事情。

上了一个学期的课,发现我不适合做系统,比如,我不会玩英雄联盟就是一个很好的印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