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森林

雾霾很重,像是在水底,人们都在以游泳的姿势向前走,大多蛙泳,而我在仰泳,需要倒着走。这里没有青山绿水,这里只有穷山恶水。
这样下去,太阳将被遮挡而永远不见,人们将黑白不辨,失去生物钟的约束。两片肺也不够,也许需要在腮帮上多进化出两片肺,像鱼一样呼吸;这样就不需要面膜和粉底,而是需要特殊的梳子来整理自己的触须,屈臣氏将倒闭。偶尔生气的时候可以通过腮帮冒黑烟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人们将不再翻白眼,这样视力会有所改善,人们带眼睛不再是为了看清楚而仅仅是为了防止空气中的霾迷了自己的眼睛。
由于雾霾很重,人们向前走需要克服巨大的阻力,锻炼随时随地,肥胖将不再是全球性问题,我们每天走路的耗能变大将耗掉过多的粮食。
后来,我们的能见度降低到5米以内,你需要手持一个定位仪才能防止自己不掉到沟里。后来,雾霾变重,我们出门需要带一把锹,像铲雪一样给我们开路。
那时候的我们,白天不懂夜的黑,看见谁不顺眼就可以腮帮冒烟,身体健硕,左手拿着导航仪,右手拿着一把锹,开路或者打劫。
珍惜现在每一天新鲜的霾,因为以后你可能要吃土。
《重庆森林》讲了两个小故事。一个结束,一个开始,一个结束的很彻底,一个开始的很模糊。这样的故事,生活,有味道而让人憧憬。
会不会谈恋爱要看你遇到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想谈恋爱的人。套路多又多,但总比没有好,这种事情总是无师自通,会在互相的较量和期望中变得尤为有趣,像是叠罗汉。
感情的结束像超市商品上的保鲜期一样,总有个过期的时候,即使你买回来以前的日子,里面的罐头也是过期的,过期的罐头最难吃,但阿武愿意把它们都吃完,因为它和过去的回忆一样,总是需要勇气。
你会和很多人擦肩而过,却很少人能相识相爱。所以,阿武爱上了第一个走进酒吧的女人。
那个女人是个杀手,戴着假发和墨镜,看不到眼神和泪水,她刚杀了人,被一群印度人追杀至此。
阿武说,我今年24岁,你喜欢吃凤梨吗?
那个女人深深吸了一口烟,枪声还在耳边回荡,说,有些人现在喜欢凤梨,但保不齐以后就不喜欢了。
他们去了旅馆,但阿武只在黎明的前夜给那个女人洗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阿武生日的时候,有人打来电话,生日快乐。
就这样,阿武爱上了一个杀手。但他忘了自己是个警察。
谁又知道那个电话是谁打的?
阿武想要约便当店的小姑娘,但小姑娘已经和其他人走了。
有的人擦肩只是擦肩,有的人却和你度过难忘的夜。
便当店换了一个服务员,剪的短发,瘦高,爱音乐,眼睛里面有湖,让人想进去游泳。
663碰见她的时候,正好去给自己的女朋友买沙拉,但663并不知道她女朋友的胃口。后来,女朋友走了。一个人失恋还好办,但一间房间失恋就比较麻烦。
姑娘经常趁663不在的时候去他的家里,收拾,打扫,如果这间屋子是663的心,那里已经住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了,她肆无忌惮的大跳,大叫,把自己对663的喜欢放在自己的世界里,浇灌自己。
这样的爱被663察觉,但他又不会说海誓山盟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更不会去感激这样的喜欢,独立,像是一杯茶。
这样的爱,不过是一起躺着午后的沙发上做梦而已。
姑娘只留下一张字条,一年后,他们再一次擦肩,微微一笑,你还在。我本来是去看加州的,却在路上碰见了比加州更迷人的你。
以后的故事,就留待以后去叙述吧。
不论女人还是男人都是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人改变,而故事本身会顺着它的本来面目演绎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