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种酒味

我们走在去太谷西站的路上,老武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老沈和小满坐在后排。

这是老武第一次开车,他去火车站接我们的时候,停在了距离火车站一公里的空地上,他说,怕出事。

老武很谨慎,这很符合当地人的性格,所以,我很喜欢这里。但老武开车又很猛,他让我坐在副驾驶上帮他看着点,可是,我光顾和他们聊天了。因此,怕路上耽误,我们参加完婚礼,早早地就出发了,按着手机上的导航,走了一条极为不好走的路。

山间小道,路宽只够一辆车,我们小心翼翼地走着,后面跟着一辆拉着红砖的拖拉机一直按着喇叭,同时用我们听不懂的太谷话叫嚷着,老武用正宗的太谷话回骂。

这一条路很长,我们整整走了40分钟,我们很紧张,但老武很淡定,这很符合当地人的性格。

教书

高贵是一种皮肉之苦。受得了,面相都会有所改。猎豹和猪,一看就知道谁更高贵。

任何学科都必须以哲学为根,用文学来浇灌。

不要惧怕

你所走过的每一个脚印,都会留下痕迹。

只是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当你认清自己所要走的路时,义无反顾。

 

 

抬杠

我好奇一切,也质疑一切,童心未泯也好,大逆不道也罢,反正,我不想被任何人绑架。

最为有效的教育,是自我教育。而家庭最大的馈赠是温暖,一种气。

任何人都有局限,看见了,走不出来。

清醒的时候,有理性,混沌的时候,潜意识。

而潜意识里是你所有未表达的愤怒和失败。

所以,理性塑形,但不改变质。

木心说,人就得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闷声发大财,现实的财,理想的财。

时间是感情最大的敌人,也是感情最大的解药,和仇人同处一室,也会不离不弃。

所以,当个路人最合算,连个微笑都没有记住。

铜镜

男人的帽檐总是上扬,女人的裙边总是内敛。

男人需要手杖,而女人需要铜镜。

手杖是看见的骄傲,铜镜却总是摆在家里。

所以男人是看得见的高傲,女人是看不见的精致。

男人不善洗漱,你看礼服都偏黑。而女人都有梳妆台,像个小小的,五脏俱全的工厂,装的满满当当,你看化妆和衣服,都是艳色。

自觉

认识你的时候,你楚楚动人到高处不胜寒。

我飞驰在山里的道路上,左右是下雪后绵延的山,一排排,呼啸着经过眼帘,风从车窗灌进来,天空很干净,映着你的脸。

我说,我想念你了。

你说,我吓了你一跳。

雪山顶上,极目眺望,能看到很远的地方,我望着你的方向,确定着自己的坐标。

我仔细推敲,不愿错过任何机会,类似的事情总是在我身上发生,而结局无一例外。我依旧像一个罗盘,指示着那并不存在的方向。

我总是时时刻刻提醒吊胆,害怕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去西安的路上一夜未眠,晚上的夜,是一种惊恐和一种害怕。我不愿这样折磨自己。因为这样年纪的我,竟然能深深感到一种宿命感。它推着你,不由自主。

假期的时候,天气寒冷,我去给两个兄弟补课,他们两人性格迥异,反射出不同的教育路径。对于教育的事情,我总是小心翼翼,只是他人不觉而已。我会小心的说话和交流。人总会有一个出口,也总需要一个出口,那人就应该都有弱点。

我现在可以确定自己喜欢数学,因为其完美。

西安的地图看一眼,我就可以背下来,熟悉到好像我以前久居此地,缘由可能是平遥吧。寒冬季节,华清池的水还是温的,华清宫的树还是绿的,杨贵妃洗澡的地方被无数相机拍下,蒋介石的卧室积尘已是。西安,像是一部中国近代史。我们只会因为游客拥挤而感到不适,但历史总是最让人视而不见的东西。

最近有一档综艺节目叫,见字如面。读书信,搞文化。智慧的人总能寻找到大众口味的走向。我并不喜欢“文化”这个字眼,我更喜欢不去命名文化的代表含义。

 

撤退

《时间简史》第一章就提到了文化。文化是人的文化,是人精神发展的产物。陈丹青经常谈到中国的文化,他的观点来自于木心,只是比木心的更中国化,更具有怨气,木心能从这件事情上走出去,但我们出不去。

文化和河流一样,有曲折,有纹路,有分支,有输出。如果我们民族的文化出现过断层,我们重新找到源头,继续向东流去。木心是汉文化河流小小的奇支,曲径通幽,找到了西方的解药,但河流倒影出来的影子还是我们的祖先,如果有人继承,谁也不知道他的文化分支,最终会不会找到出口,归于大海。他回国太迟,寿命太短。

文化的断层是一个民族的悲剧。希腊哲学家被杀害的时候,他们背负着大量著作流离失所,居无定所。书保留下来,文化就能代代流传下去,因为读书能换骨。

审视一下我们现在的文化形态,像无源之水,回头看看,一片空白。我们甚至忘记了我们是汉文化的后代支脉。一个没有精神性生活的人或者社会将充斥着空虚和无聊。社会财富的总体增长,总会让人们摆脱最低级的温饱而追求精神享受,但,精神享受总是从最低级开始,即欲开始的,没有人能摆脱当前这样的走向。

断层的事情,已经没有人再提起了,因为,新的文化形态正在形成,这也许是社会的走向,靠几个文化人是无法扭转的。人们很少在提起之乎者也的事情,人们更加注重的是参与到新的社会形态中,适应新的社会潮流。时间把话语权交给了新一代,社会像是没有得到任何进化和继承,一切归零。我们有点摸不着头脑,因为谁也不知道,我们会走向哪里,当前的文化形态会被迅速遗弃还是成为将来社会主流的源头,谁也无法给出答案。是不是有一天,我们会把某一个主播像塑孔子一样塑在学校的正门呢?想想都觉得可怕。

社会文化形态总会出现繁荣的。每个文化形态和生命一样,都会有诞生,成长,繁荣,衰退和死亡,一旦过去,就会永远消失。如此来看,我不再对汉文化强拉硬拽,我只希望,我们这一代人不要当了白鼠。

重庆森林

雾霾很重,像是在水底,人们都在以游泳的姿势向前走,大多蛙泳,而我在仰泳,需要倒着走。这里没有青山绿水,这里只有穷山恶水。
这样下去,太阳将被遮挡而永远不见,人们将黑白不辨,失去生物钟的约束。两片肺也不够,也许需要在腮帮上多进化出两片肺,像鱼一样呼吸;这样就不需要面膜和粉底,而是需要特殊的梳子来整理自己的触须,屈臣氏将倒闭。偶尔生气的时候可以通过腮帮冒黑烟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人们将不再翻白眼,这样视力会有所改善,人们带眼睛不再是为了看清楚而仅仅是为了防止空气中的霾迷了自己的眼睛。
由于雾霾很重,人们向前走需要克服巨大的阻力,锻炼随时随地,肥胖将不再是全球性问题,我们每天走路的耗能变大将耗掉过多的粮食。
后来,我们的能见度降低到5米以内,你需要手持一个定位仪才能防止自己不掉到沟里。后来,雾霾变重,我们出门需要带一把锹,像铲雪一样给我们开路。
那时候的我们,白天不懂夜的黑,看见谁不顺眼就可以腮帮冒烟,身体健硕,左手拿着导航仪,右手拿着一把锹,开路或者打劫。
珍惜现在每一天新鲜的霾,因为以后你可能要吃土。
《重庆森林》讲了两个小故事。一个结束,一个开始,一个结束的很彻底,一个开始的很模糊。这样的故事,生活,有味道而让人憧憬。
会不会谈恋爱要看你遇到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想谈恋爱的人。套路多又多,但总比没有好,这种事情总是无师自通,会在互相的较量和期望中变得尤为有趣,像是叠罗汉。
感情的结束像超市商品上的保鲜期一样,总有个过期的时候,即使你买回来以前的日子,里面的罐头也是过期的,过期的罐头最难吃,但阿武愿意把它们都吃完,因为它和过去的回忆一样,总是需要勇气。
你会和很多人擦肩而过,却很少人能相识相爱。所以,阿武爱上了第一个走进酒吧的女人。
那个女人是个杀手,戴着假发和墨镜,看不到眼神和泪水,她刚杀了人,被一群印度人追杀至此。
阿武说,我今年24岁,你喜欢吃凤梨吗?
那个女人深深吸了一口烟,枪声还在耳边回荡,说,有些人现在喜欢凤梨,但保不齐以后就不喜欢了。
他们去了旅馆,但阿武只在黎明的前夜给那个女人洗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阿武生日的时候,有人打来电话,生日快乐。
就这样,阿武爱上了一个杀手。但他忘了自己是个警察。
谁又知道那个电话是谁打的?
阿武想要约便当店的小姑娘,但小姑娘已经和其他人走了。
有的人擦肩只是擦肩,有的人却和你度过难忘的夜。
便当店换了一个服务员,剪的短发,瘦高,爱音乐,眼睛里面有湖,让人想进去游泳。
663碰见她的时候,正好去给自己的女朋友买沙拉,但663并不知道她女朋友的胃口。后来,女朋友走了。一个人失恋还好办,但一间房间失恋就比较麻烦。
姑娘经常趁663不在的时候去他的家里,收拾,打扫,如果这间屋子是663的心,那里已经住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了,她肆无忌惮的大跳,大叫,把自己对663的喜欢放在自己的世界里,浇灌自己。
这样的爱被663察觉,但他又不会说海誓山盟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更不会去感激这样的喜欢,独立,像是一杯茶。
这样的爱,不过是一起躺着午后的沙发上做梦而已。
姑娘只留下一张字条,一年后,他们再一次擦肩,微微一笑,你还在。我本来是去看加州的,却在路上碰见了比加州更迷人的你。
以后的故事,就留待以后去叙述吧。
不论女人还是男人都是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人改变,而故事本身会顺着它的本来面目演绎下去。

十四

1、有才能的人往往最无效,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才能本身并不是成果。
2、领悟分为顿悟和渐悟,顿悟来自于思想,渐悟来自于实践。
3、《士兵突击》里进入老A,成为兵王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极其聪明的人,一种是极其笨的人。
4、成才的最后失败的制约在情感封闭,任何人任何事都进不了他的心,好处是出身,他走不偏。
5、许三多成功的原因是笨和绝望。
6、袁朗是高屋建瓴的人物,有气魄,有格局,知人善用,懂人性。
7、吴哲是理性的典范,偶尔吸取感性的营养。
8、高城的人生观是信仰,是职业信仰和感性信仰。
9、看他们谁走的最远?可能是袁朗吧,因为袁朗的价值观最大。看他们谁进步最大?可能是许三多吧,因为许三多得到的是绝望以后的拼死一搏。看他们谁的起伏最大?可能是成才吧,因为成才的心理还不健全,他的职业素养再好,如果没有心理的那个东西,迟早会丢掉重来。
10、影响一个人的有两方面,长期环境和长期时间。所以,短期文化是无法影响人,以至于让人发生改变的。比如,看朋友圈,看微博,看别人总结好的知识框架,人生经验,这些几乎不会对你人生产生影响,除了浪费你的时间。
11、教育可以改变人。因为教育是一项长期活动,但到底什么是教育?
12、人有被塑造成具备任何职业素养的潜能。但,放羊娃一生都与山为伴,直到三观定性。
13、你咋这么想改变人啊?有病啊!
14、思考!
15、不要试图和别人去讲道理,你的一席话,不会对人产生多大的影响。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封闭的圈,不好攻破。
16、奥巴马说要改变的时候,何其大的魄力?
17、人的本性不应该讨论善恶,因为这本身就不是本性的一部分。
18、当你能抉择自己生命走向的时候,真正的你才出生。
19、保持清醒的头脑。风格是重新审视一切。
20、多站在高处看看。

十三

构造
旋转
像是一个不停的陀螺
像是一面打不破的镜子
像是一张膜
你看到了那个鬼笑的自己
转身就走
凯撒驾着小舟
大帝在发笑
露丝说
我给你生一个帝国吧
二十岁那一年
我走过城市,城市和城市
生命不是消逝
而是从无到有
蜡水滚烫
维持了短暂的光明
你说这是解脱
我说这是救赎
亦或是无缘的消遣
那天下了雪
我以为是故人要来
翻箱找手套
却找出了你的花裙
看远方的希腊
地中海上的海风吹起
有香料的长袍
有风雪的夜
短暂的停留和回眸
魔鬼停了下来
窥视了人世的美好
海风很急
吹乱了凯撒的披风
大帝说
凡人们,受死吧
大帝心里住着世界和魔鬼
却也没有和时间讲和
罢了
南方还正值暖春
有绿色叶和红花
人类不惧怕火
因为温度是欲望的起源
你喝了杯咖啡
说起了大闹天宫的故事
奇想,才子
我们都寻找着人类的火种
自然给了人类一个盒子
盒子打开
人类就永远变成了哑巴。

絮絮叨叨

父亲和母亲是很节俭的人。家里的墙上挂着一块钟表,是父母亲结婚的时候,奶奶家送过来的陪嫁,现在将近三十年了,换了无数的地方,但那块表从未停止过。
家里还有一把菜刀,也有将近20年的历史,是母亲唯一使用过的一把菜刀,后来刀把掉了,母亲就把它放在抽屉里。遍数家里的东西比我年纪大的,确实有不少。外婆每次来家的时候,坐在床上就会唠叨我妈,嫌我妈太过铺张浪费,说她是7个孩子中最为浪费的。其实,在我们眼里,父亲和母亲真的节俭的很,这几年都不见他们去买衣服了。
母亲以前是裁缝,手艺人,很早就跟在我大姨身边学手艺赚钱,干活利落干净,做出来的衣服简直是艺术品,后来,我觉得我学计算机技术和这个有极大的关系。那时候的母亲十七八岁,吃住在我大姨家,每天所做之事便是帮我大姨干活做饭,健康美丽,动人活泼。
我大姨夫是高中老师,当时候的居住条件,自然就给他们分配了一间窑洞,美其名曰,教工宿舍,窑洞里摆放着大姨和母亲的缝纫机,蓄边机,每天学校传出大姨夫上课的声音和机器运转的声音,吃的是山泉水井,看的是孔孟之道,对面有青山绿水,男教书,女织布,也挺有趣味。
我爷爷在银行上班,每天早上路过大姨夫家都会进去坐坐,按辈,大姨夫管爷爷叫姨夫。而当时候,我的父亲正好在上高中,大姨夫也是我父亲的班主任。
爷爷当时候很有名气,威严有度,事业有成,手下的人站在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可是,坐在大姨夫家却是有说有笑,他看见母亲干活利索,大好姑娘,就想介绍给我的父亲认识,可是又觉得两家人太过亲近,因为按辈,父亲和大姨夫就是两姨兄弟。
后来,巧合的是,他们走到了一起。母亲经常提起对父亲的第一印象,说,父亲又黑又瘦,穿着五短黑裤,一无所有。
结婚的时候,父亲自己开着方圆几十唯一一辆公社的卡车,把母亲接回了家。当时候家里就挂着现在还在的大钟表。
他们的爱情简单开阔,他们的爱情都留给了初恋,他们的婚姻朴实而饱含生活的味道,动人而充满人性的真谛,不计较,不隔阂,不设想,也不放弃。也许,这样的故事只存在童话里,只是他们自己也并不知道,如果不是站在子女的角度,我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正在偷偷的幸福,打败了时间。

阳光

接受阳光的洗礼,让黑暗无处可遁。

星期五的早上,丢了一张水卡,余额充足,够我用一个学期;星期日的下午,无所事事,路过图书馆,路过电教楼,最后在系里的办公室找到了它。

我说,你是一瓶毒药,但又不是剧毒,总让人半死不活。

上最后一节专业课的时候,我想收一份作业,就对学生们说,“你们在纸上写两点,一,你的收获,二,你对我的评价。”他们认真的写,收上来,一大堆。一页一页看过去,有意思,有改进。

无法达到伟大,无法接受平凡,那一个人只能平庸的生活。

周末的时候,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和母亲说,我中午回家吃饭。没过几分钟,父亲发了一条微信说,“起身了吗?走到哪里了?”那时候,我还坐在图书馆的椅子上看书。

回到家里,母亲和父亲在厨房做拉面,锅里滚滚的水,他们一人手上拿着一根细细的面条,抖起来有两臂那么长;妹妹在自己的书桌上写作业,每次回来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什么时候走?

我总是喜欢这样的生活,以前觉得母亲和父亲为了一些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特别不值得,于是会介入他们夫妻的生活进行调解和疏通,现在觉得很没有必要。因为我认为很严重的吵架,在他们眼里,同样鸡毛蒜皮。

哥哥结婚前后就短短的几天时间,但细细观察,就这么几天的时间,他们比往日更老了很多。细细想来,他们从没有过多干涉过我们的事情,不论是哪个方面,都是我自己做了决定,然后他们承担后果,不论这后果是好还是坏。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再过几年,我们就不是随叫随到了。”写来,蛮心疼的一件事情。

上了一个学期的课,发现我不适合做系统,比如,我不会玩英雄联盟就是一个很好的印证 :  )。